蔚来汽车:与时间赛跑的“资本包装术”

来源:迎瑞祥金融

69

发布时间:2020-04-18 18:00:04

蔚来汽车:与时间赛跑的“资本包装术”

本报记者/张家振/临沂报道

讲好资本故事,正成为蔚来汽车融资“续命”的法宝之一。

如果进展顺利,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将在4月底再度现身安徽省合肥市,签署蔚来汽车中国总部(以下简称“蔚来中国”)落地合肥的最终协议。

根据双方签署于2月25日的合作框架协议,合肥市会牵头组织对蔚来中国项目进行战略投资,约定投资金额不少于100亿元,用于公司研发、市场体系的建立和运营,并打造以合肥为中心的中国总部运营体系。

作为“人民币融资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蔚来汽车及李斌曾将类似的故事版本讲给北京亦庄(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2019年5月28日,蔚来汽车宣布,公司与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亦庄国投”)签订了框架协议,通过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等方式换取亦庄国投100亿元现金投资。同时,蔚来汽车在2019年10月对外宣布“正与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意向,同时将落户20万辆年产能的工厂”,但最终均无果而终。

4月16日,蔚来汽车方面在发给《中国经营报》记者的书面回复中表示,公司与合肥市签署的框架协议正在进行细化,争取早日落地。公司将继续与北京亦庄讨论各种可能的合作,但关于湖州市吴兴区的投资传闻,并没有更多内容可以分享。

李斌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这也成为蔚来汽车融资进展跑赢“烧钱”速度的重要保证。但故事讲得好坏,归根到底还要靠公司经营业绩和盈利能力说话。在中概股频遭围猎、火烧连营的“中场战事”中,背靠合肥“大树”的蔚来汽车能否独善其身,续写与时间赛跑的“资本包装术”?

“画饼”对赌未来

在资金压力增大的现实困境面前,背靠地方政府资本、与地方政府捆绑合作成为造车新势力“囤粮过冬”的普遍选择。对于蔚来汽车来说,也急需注入一剂“强心针”,以缓解现金流危机,提振资本市场和投资者信心。

根据合肥市政府官方发布的消息,蔚来中国项目计划融资145亿元,用于公司研发、市场体系建立和运营;同时规划建设总部及研发基地(10亿元)、第二生产基地(15亿元)。不过,上述信息随即被修正为“项目计划融资超百亿元”。

作为回报,李斌向合肥描绘下“蔚来中国落户合肥5年内将打造一个千亿产值的龙头产业”图景,同时加速合肥新能源汽车集群发展,引领带动安徽新能源汽车产业进入全国第一方阵。其中,蔚来中国2020年预计上市3款车型,营收148亿元;2024年将上市6~8款车型,营收1200亿元。2020~2025年总营收4200亿元,总税收78亿元,2025年前在科创板上市。

蔚来汽车2019年财报披露的数据显示,公司全年累计总收入78.25亿元,同比增长58%。这也意味着,蔚来汽车向合肥“对赌”的营收目标将在2020年和2024年分别比2019年实现近乎翻番和增长逾15倍。

据李斌透露,双方自今年元旦后开始加紧会谈。根据框架协议的约定,双方将组建一个专门的工作组,在两个月内完成最终的投资协议签署。安徽省和合肥市政府将从再融资和产业落地等方面,对蔚来汽车进行全面支持。

合肥市发改委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在双方签署框架协议后,市里对项目的落地工作非常重视,要求力争实现项目早日落户,以加快完善合肥市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条,提升新能源汽车产业竞争力。

“在3月份的重点工作中,就包括跟踪蔚来汽车等重大项目,争取安徽省发改委对蔚来中国项目的支持等内容。”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对于选择合肥的理由,蔚来汽车方面在书面回复中给出了4条“官方”说法:经过近20年的发展,安徽已经成为汽车制造行业的重镇,也正是因为安徽省有非常好的产业基础,才促成此次合作框架协议的签署;合肥在“长三角一体化”的区域经济优势,有利于公司在“长三角”地区高效进行产业布局,同时开放的营商环境也很适合公司长期发展;蔚来汽车已在合肥进行了深度的产业布局,中国总部落户合肥有利于运营效率的提升以及长期的稳定发展;江淮蔚来先进制造基地的良好运作,为蔚来汽车在合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事实证明这种制造合作模式非常成功。

而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的理由更直白——落实人民币融资策略。李斌表示,蔚来汽车之所以将中国总部项目设在合肥,一方面是吸引投资人,落实公司的人民币融资策略;另一方面是结合自身需求进行更加合理的产业布局。

按照李斌的规划,蔚来汽车设立新实体蔚来中国,将有助于在中国地区融资。蔚来汽车拥有蔚来中国的控股权和控制权。“公司在海外上市已经打通了美元的融资通道,我们希望能够打通人民币的融资通道,以满足将来研发车型、拓展市场所需要的更多资金,并且将来几年内保持两个通路。”李斌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李斌在资本市场沉淀多年,在品牌塑造和市场融资方面堪称“高手”,但通过品牌、规划及自身商誉、人脉为公司融资做背书的同时,还需要展现持续发展的能力。

“造车新势力在持续亏损烧钱的初创阶段,只能用品牌讲故事,用规划做对赌,这也成为蔚来汽车向地方政府和资本市场‘画饼’的最佳工具,而蔚来汽车豪华、高端的品牌地位更能满足资本市场对市梦率(即离奇高的市盈率)的追求。”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寻找“伯乐”两度折戟

与合肥签署框架协议并不意味着蔚来汽车可以高枕无忧,类似的戏码曾先后在北京亦庄和湖州吴兴上演。

记者梳理发现,蔚来汽车此次与合肥市签署框架协议的“资本包装术”是北京亦庄版本的延续。2019年5月28日,蔚来汽车宣布与亦庄国投签订了框架协议。根据协议,蔚来汽车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并向其注入特定的业务和资产。而亦庄国投将通过其指定的投资公司或联合其他投资方对蔚来中国以现金方式出资人民币100亿元,以获取持有蔚来中国的非控股股东权益。此外,亦庄国投也将协助蔚来中国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同建设蔚来中国先进制造基地,生产公司二代平台车型。

这一天,正是蔚来汽车公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的日子。财报显示,蔚来汽车实现营收16.3亿元,环比下降52.5%;净亏损26.236亿元,环比减少25.1%;销量方面,蔚来ES8交付3989辆,相比2018年第四季度的7980辆下降50%,汽车销售额15.352亿元,环比下降54.6%。

此前,蔚来汽车股价创下历史新低至3.86美元,相较上市时的6.26美元近乎腰斩。此外,受制于蔚来ES8销量下滑,公司持续亏损并在美国先后卷入3起集体诉讼。身处内忧外患困局的蔚来汽车急需包装新的资本故事提振股价和投资者信心。

随后的7月24日,一家名为“蔚来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在亦庄国投所在地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注册成立。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开系统的数据显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李斌,注册资本达到70亿元,将负责新能源汽车整车及相关零部件的技术开发、服务、转让和咨询工作,同时负责汽车零部件的批发和销售汽车等。

不过,蔚来汽车宣布达成合作后,亦庄国投对这起合作一直未进行确认或正面回应,其也并未出现在蔚来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彼时也引发了业界对亦庄国投100亿元投资落空的诸多猜想。

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2019年11月1日,蔚来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被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具体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11月13日,蔚来汽车在官方微博发文称,蔚来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尚未正式运营。随后的11月20日,公司被移出经营异常目录。

随着与亦庄国投百亿级投资再无下文,也让这一资本故事最终演变为“蔚来汽车单方面宣布达成合作”的乌龙事件。对于项目进展,蔚来汽车方面告诉记者,将继续与亦庄讨论各种可能的合作。

同样演变为“乌龙事件”的还有蔚来汽车与湖州市吴兴区签署的50亿元融资计划。2019年10月15日,有媒体报道称,蔚来汽车正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意向,同时将在吴兴区落户一个20万辆年产能的工厂。

网传湖州市级文件显示,吴兴区引进蔚来汽车项目既是重大机遇,也面临一定风险。吴兴区和湖州市级有关部门要深入核实项目投资方的资质、牌照、实力等具体情况,准确研判项目的可行性,围绕政策扶持、资金拨付、股权回购、风险防控等重点方面,进一步优化细化项目合作的具体条款,确保把项目风险控制在最低程度。

不过,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在喧嚣仅一天后就因“评估风险过大”被画上了休止符。10月16日,湖州市吴兴区委宣传部外宣办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我们目前没有跟蔚来汽车签订任何框架协议,可能是蔚来汽车主动向外公布的,现在形势不好为了提振市场和投资者信心。经过评估,我们认为投资风险过大,目前已经停止了继续洽谈。”

合肥市发改委产业协调处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也表示,目前合肥市与蔚来汽车签署了框架协议,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对于项目的市场风险、投资权益、经济结构占比等问题,将在后续具体合作商谈中充分研究以规避风险。

越卖越亏困境难除

在先后经历北京亦庄和湖州吴兴等地寻求政府投资未果后,落地合肥或许是蔚来汽车“没得选”的选择。

数据显示,蔚来汽车最近4年在累计销售34218辆车的同时,已累计亏损280余亿元。其中,2019年公司累计亏损112.95亿元,同比增长17.2%,同期公司共计销售20565辆车,相当于“每卖一辆车要亏损54.93万元”。

对于净利润亏损增长的原因,蔚来汽车方面在书面回复中表示,主要由于2019年交付车辆同比2018年增长81.2%。“我们目前的毛利为负,因此净亏损相比2018年有所增加。随着蔚来运营效率的不断提升,2019全年销售及管理费用仅比2018年同比微增2.1%。”

“同时公司一直坚持自主正向研发,2018年及2019年累计投入研发费用超过81亿元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可公开的申请中及已拥有专利达3800多项。”蔚来汽车方面表示,“我们相信技术上的投入与积累将帮助蔚来汽车在长期竞争中取得领先地位。公司有明确的利润改善计划,在2020年第一季度,组织优化和结构调整已取得一定成效,亏损预计环比将下降35%,全年亏损预计将持续下降。”

今年3月18日,李斌在2019年业绩报告会上表示,提高毛利率是公司2020年的核心目标之一,有信心实现“第二季度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到两位数”的目标。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全年毛利率为-15.3%, 同比2018年下降了10.1%。

“毛利率降低主要因为交付车辆结构的变化,以及发生在二季度的电池召回事件。”蔚来汽车方面表示,公司2020年一季度总计交付3838辆,超出其2019Q4财报指引的3400~3600辆的目标,对2020年有信心。公司将通过推出NIO Pilot等更具吸引力的选装包,保持甚至提高整车平均售价;电池包降本;其他物料成本降低10%以及运营效率提升带来的制造费用减少超过30%等措施提高毛利率。

日益紧绷的还有现金流压力。在2019年财报中,蔚来汽车坦承,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现金,不足以支持未来12个月持续经营所需的营运资本及流动性。公司持续经营取决于获得足够的外部股权或债权融资的能力。

此外,在资产负债表中,蔚来汽车面临的包括短期借款、应付贸易、应付税款、经营租赁负债等流动性负债总额高达94.99亿元。

在实现融资和“烧钱”间的动态平衡中,蔚来汽车方面表示,公司正非常紧密地关注现金流的状况,自2019年下半年起已经开始聚焦全方位的效率提升,效果会逐步体现在财报中。公司在一个月内已迅速完成3笔总计4.35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说明公司作为来自中国的高端电动车品牌,投资价值受到投资人认可。

值得注意的是,蔚来汽车还面临着高管团队持续动荡的问题。根据公开信息,公司副总裁庄莉、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郑显聪、首席财务官谢东萤、财务副总裁汪冬宁、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用户中心副总裁赵昱辉、高级副总裁黄晨东等已陆续离职或即将离职。

“这是个人发展的选择。公司对架构进行了相应调整,业务正常进行,不会受此影响。”蔚来汽车方面回应称。

资本,时间赛跑,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