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筹水滴筹“筹人相煎”:同属腾讯系 或因流量引焦虑

来源:迎瑞祥金融

205

发布时间:2020-04-17 18:00:04

二者同属腾讯系投资公司,多条业务线“贴身肉搏”。4月17日,新京报记者获悉,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水滴筹员工赵某被处以行政拘留14日,并处罚款500元,同时,伙同涉事方李某也被处以行政拘留12天,并处罚款500元。

“筹人相见”,大打出手!近日,轻松筹、水滴筹工作人员于石家庄一医院发生冲突视频在网上流传,再度让两家大型筹款平台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缘起“扫楼”被举报?

事件发生后,双方均发声回应,水滴筹方面表示,所谓“水滴筹员工殴打轻松筹员工”的视频,经核实,网传视频并不全面,此事系因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双方产生肢体冲突和斗殴。

轻松筹方面则表示,该视频并非网传,为事实发生,水滴筹所谓“经调查”为混淆视听,实为扫楼被举报,怀疑是轻松筹所为,故大打出手,蓄意报复,公司在此严重声明,未对友商进行任何投诉。

4月17日,新京报记者获悉,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水滴筹员工赵某被处以行政拘留14日,并处罚款500元,同时,伙同涉事方李某也被处以行政拘留12天,并处罚款500元。

不过,水滴筹并未直接对赵某做开除处理,而是称因赵某严重违反公司相关规定,即日起停职反省,并予以重大违规处分,在全公司范围内进行通报批评并扣罚当月全部工资。

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特聘副研究员王鹏鹏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水滴筹与轻松筹因为筹款原因大打出手,这不仅说明了企业内部管理不规范,还反映了该行业存在的乱象,筹款市场本身是基于助人的目的发展起来的,但是由于缺少相应的管理规范和行业约束,使得这项事业有些变味了。

二者同属腾讯系投资公司,多条业务线“贴身肉搏”

此次发生冲突的双方——水滴筹和轻松筹同属于“腾讯系”投资公司,此前的2018年年中,曾一度传出两平台将“合并”的传闻。

作为目前两大用户量排名靠前的筹款平台,截至今年2月底,水滴筹表示累计爱心赠与用户已经突破3亿,8.7亿人次爱心赠与,累计280亿元;轻松筹去年12月初则表示,全球用户已超过6亿,筹款总额超过360亿元。

其实,水滴筹及轻松筹两平台或其所属集团的投资机构多有重合,去年6月份,水滴筹所属的水滴公司宣布完成超10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主要由博裕资本领投,腾讯公司、中金资本、高榕资本等投资机构跟投。而轻松筹在此前的多轮融资也频频出现腾讯、IDG的身影。

除此之外,两家的业务结构也颇为相似,均涵盖“筹款+互助+保险”三项业务。公开资料显示,轻松筹2014年上线后,2016年又推出互助业务,2016年年末,则又推出保险业务,此后的2017年,轻松筹宣布在年初已完成28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整体看,水滴公司的业务布局则略晚一些,旗下的水滴互助及水滴筹均成立于2016年,水滴保则成立于2017年5月份。如此来看,轻松集团和水滴公司在筹款业务、互助业务及保险业务等多个业务上均有竞争关系。

保险业务成变现主力 面临流量红利消退压力

显然,水滴公司和轻松集团所构建的“筹款+互助+保险”模式中,前两者扮演用户积累及场景教育角色,但真正能将流量或平台用户变现的主要还是保险业务。

虽然都做保险,但两家公司的经营理念有较大区别。新京报记者此前了解到,轻松集团旗下的轻松保更多致力于尽可能把保险的门槛降低,让更多人拥有一份基础的健康保障,并且希望未来也能为需要的带病体和痊愈体提供相应的保障。

水滴公司则表示,水滴保险商城可以简单地理解为“‘类天猫’模式”,但并没有一个个的“保司旗舰店”,而是商城统一采用“严选”模式,在同类型的保险产品中,每种只挑选出1-2款最高性价比的产品进行上架推荐。

但水滴保及轻松保作为互联网保险平台,目前也面临着行业共有的互联网流量红利消退及行业竞争白热化的困境。

根据中保协会发布的《2019年度互联网人身保险市场运行情况分析报告》,一方面,随着网络用户规模乃至整体网民数量增长率下降,互联网的流量红利正在逐渐消退,除规模保费排名前列的公司可依靠其母行或集团庞大的客户资源外,其他经营互联网业务的人身险公司借助第三方平台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

另一方面,随着保险行业加速回归保障本源及客户保险意识的逐步提升,消费者对长期保障型产品的需求日益增加,但目前互联网人身保险产品仍过于单一,医疗险、重疾险等健康保险产品的同质化问题仍未得到有效解决,价格战仍是互联网人身保险市场竞争的一种主要手段,互联网人身保险市场竞争激烈局面仍会持续。

流量焦虑的背后:发生冲突或有必然因素

在流量红利衰退情况下,筹款及互助业务带来的流量及蓄客功能显然更为重要。曲速资本创始合伙人杨轩对新京报记者坦言,筹款、互助再加上保险商城的模式有点像一个“三级火箭”,这种模式还是比较有效的。目前来看,通过筹款平台引流模式较好,两家筹款平台都号称用户过亿了,这种数量级的用户基本上能够做到覆盖大范围的人群,对后续开拓业务有较大帮助。

但这也容易引发公司的流量焦虑,毕竟在流量越来越贵的时代,即便是通过“用户免费”筹款平台,也难以快速获取大规模、低成本、高转化率的流量。

杨轩认为,这个事件看上去可能是偶然,但也有一些必然因素,比如两公司的业绩、融资以及增长的压力有点大,各种因素相互交织、叠加,可能迟早会发生类似事件。目前两家公司都在相互学习、相互借鉴,水滴公司和轻松集团旗下除了有筹款业务外,还都有互助和保险业务,说不定接下来他们还会推出其他业务,但目前来看,保险还是比较简单、直接的变现模式。

公开资料显示,轻松保2020年1月~2月,保费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近10倍;水滴保险商城披露2月份经营数据显示,当月新单年化保费超过12亿元,也较上月保持了较快增速。

新京报记者 潘亦纯

腾讯,水滴,焦虑,同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