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当我悟透这6件事 父亲已经不在人世

来源:迎瑞祥金融

125

发布时间:2020-04-19 15:00:11

曹德旺,大名鼎鼎的福耀集团董事长。

然而,他自小却十分贫寒。“德旺”这个名字,是他伯父给取的,寓意是:“聪明又有德,必然兴旺啊……”

从小,曹德旺的母亲就教育他:“穷不可怕,最怕的是没志气。要摆脱贫困,只有靠自己的努力和拼搏。”

所以,曹德旺自小就十分勤奋,跟着父亲做生意。

父亲跟他说:“男人有没有本事,并不是看读了多少书,关键是看做了什么事,怎么做事。”

有一天晚上,父亲一边剥着花生一边问,德旺,你将来想做什么?

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很多人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父亲跟他说:“有多少心,就做多少事,用心、真心、爱心、决心、恒心、耐心……”

曹德旺问:“我有那么多心吗?”

“当然有!”父亲呡了一口酒,跟他说:“当你悟到爸爸讲的道理时,爸爸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

本文摘选自人民出版社出版,曹德旺著《心若菩提》一书

作 者:孙允广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天下没有人,会同情你的贫穷

曹德旺是1946年出生的,他的曾祖父曹公望,是福建福清首富。

到了他爷爷这一代,家境衰落,他父亲在一家日本布店做学徒,挑着担子下乡叫卖,边卖边吆喝。

日本人教了他3年,三年一到,就跟他说:“我教给你的,你都学会了,可以离开我的店了。”曹德旺的父亲这才感受到老板的用心良苦:第一年是练就身骨,第二年学会吃苦,第三年教会了真正的技艺。

离开布店,曹父在上海经营了一些百货店。1947年,国民党政权风雨飘摇,曹父买了一艘铁壳船,装着家产去福清高山。

结果,半途中,船沉了。

曹德旺的母亲是地主的千金,嫁给曹父的时候,带了很多陪嫁。曹家家产沉没了,她只好把这些陪嫁变卖了,在高山重新盖个房子。

结果,房子在最后铺瓦的时候,国民党74师溃败高山,到处抓壮丁,抓走了两个盖房子的工人。

工人家属来找曹家赔钱,曹父没办法,只好重新回到上海。

父亲离开家里后,曹母一个人拉扯着6个孩子吃喝,只能卖了最后一点首饰,在贫瘠的土地上,种点花生、红薯维持生活。

一个女人带6个孩子,再加上“三反”工作,村里经常有人去他们家闹事,日子过得十分痛苦。

曹德旺小时候,根本吃不饱饭,一天顶多两顿,汤汤水水,饿得肚子咕咕叫。

实在受不了了,曹母就把几个孩子叫在院子里,坐在小板凳上,围城一圈,吹口琴、唱歌、玩游戏。

曹德旺的母亲经常教育他们,千万别告诉别人我们家吃两餐,记住:“让人知道了,只会看不起你”,出门“要抬起头来微笑,不要说肚子饿,要有骨气、有志气!”

孩子们穿的衣服,曹母总是洗得干干净净,穿破了的地方认真缝补,而且补丁都是贴在里面,尽可能地看上去整齐、干净。

曹德旺的母亲经常跟他说:

“天下没有人会同情你的贫穷,也没有人为你解决;要摆脱贫穷,只有靠你自己的努力和拼搏。”

“穷不可怕,最怕的是没志气。”

“做人最重要的是人格的完整,最需要的是取得他人的信任。”

这些话,打小就深刻地印在曹德旺脑海里,也为他种下了一颗,不甘贫穷的进取之心。

一颗敢闯荡的,自强之心

曹德旺15岁时候,就跟着父亲从福州往高山倒卖香烟。

从高山到福州路远,他们骑着自行车,翻过太城岭,去找一个开杂货铺的老蔡,从他那里进烟丝。

那个时候,商品不允许自由买卖,抓到就是投机倒把罪,轻者没收,重者游街示众。

为了避开风险,父亲跟他说:“你年纪小,一个孩子,没人会检查你的书包,等到了出福州城门,你拎着包,咱们分头走。”

几次下来,果然都是曹父的自行车被拦下,曹德旺没事。

于是,他们就这样开始了贩卖烟丝之路——曹德旺负责进货,父亲负责销售。每趟进货30斤,要骑100多公里,3天才能一个来回。

有一个冬天,曹德旺受了风寒,仍然坚持去进货。结果,骑车没多久,就开始拉肚子,50多公里的山路,平时他骑车半天就到,那次用了整整一天时间。

整个路途中,曹德旺骑一会儿停一会儿,腿越来越软,人就像在棉花上似的,再加上山路崎岖窄小,一不小心就可能连人带车翻下山涧。

到了老蔡那里,已是晚上8点,曹德旺整个人都变形了。老蔡给他烧了热水,煮了稀饭,曹德旺迷迷糊糊地睡了下去。

那个年代没有电话,曹父焦急了一晚上,父母一趟又一趟的去镇口接他,都不见人影。只好摸着黑,一路找到老蔡家,看到德旺没事,才舒了一口气。

那一次,曹父遭到曹母不少埋怨。

从那之后,他们不做烟丝生意,改做水果生意了。

曹德旺每天凌晨2点起床,冬天顶着寒风,夏天冒着酷暑,骑车到了福清,天刚刚亮,囫囵吃点东西,就去批发300多斤的水果,一个人骑车回到高山。

到了高山,下午3点了,卖完水果,得到晚上七八点。这样辛苦下来,一天才赚3块钱。

那一年曹德旺17岁,正是长身体时候。凌晨2点,刚刚进入梦乡,哪里能起来。他母亲就坐在床前,轻轻地推喊着他……

常常,曹德旺睁开眼,看见母亲的眼睛还是湿润的,没来得及擦干。

“妈,你为什么哭?”

“傻孩子,妈没有哭,只是难过。”

“为什么难过?”

“唉,把你叫醒难过,不叫你又不行。”曹母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你小小年纪,小小个子,就要承担起家里的重担。孩子,难为你了。”

从那个时候起,曹德旺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也养成了勤劳的习惯。

后来,曹德旺事业越来越大,也常常回忆起:母亲坐在他床边,喊着“德旺,起床了”,一手轻轻推他,一手抹着止不住的泪花……

不占别人便宜的,谨慎之心

创业之初,曹德旺建立的是高山玻璃厂。

有一次,产能要扩大,他们征了80几亩地,要去建设新工厂。

第一个工程就是要退土方,当地的宏路镇詹镇长给他介绍了一个闽侯人,来接这个工程。翁县长也同时在场。

曹德旺问闽侯人:“你们退土方多少钱1立方?”

闽侯人说:“1块钱。”

曹德旺这个时候很惊讶,因为他事先咨询过别人,市场上的行情是3块钱1立方米左右。别人也没必要在这事上骗他呀?

正在曹德旺纠结的时候,翁县长说:“1块钱太贵了,8毛钱吧。”

曹德旺看着他们的反应,不说话。结果,闽侯人说:“行,8毛钱就8毛钱。”翁县长当场拍板:就给闽侯人做。

“那就签合同吧,曹总。”詹镇长觉得自己的面子,大了许多。

曹德旺这时候心里直犯嘀咕,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他想起父亲跟他说的一句话:“便宜不要太贪,价格严重低于价值时,这里面就一定有问题。”

曹德旺为了谨慎起见,跟詹镇长说,“闽侯人是您介绍的,我跟他不熟,可以用您的股份担保他不影响我的工程进度吗?如果工程进度受了影响,您可得赔偿。”

詹县长立马答应,在担保合同上签字了。

签完合同后,曹德旺让财务给闽侯人打了10万的预付款。闽侯人很高兴,跑到曹德旺办公室,给他塞2万块钱。

曹德旺一看,很生气,厉声喝道:“放你狗屁,我的名字就值2万块钱吗?”

闽侯人小声说,“曹总,您先用,以后再讲”。曹德旺说,你10万块钱都给我,我也不要,你这样做是在侮辱我,带上钱赶紧走。

没想到,过了两天,闽侯人又来了,给曹德旺太太买了个金手镯。曹德旺骂道:“你信不信我给你扔了,你再拿过来,我就把你的合同退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闽侯人雇人退土方,价格要2.6元1立方,按照合同价格,每挖1立方,就得亏1.8元。那他为什么又愿意0.8元承包呢?闽侯人说:“福清的规矩是,先把合同拿到手,然后通过送礼,或者做做关系,再把合同改了。”

没想到,碰到了曹德旺这样软硬不吃的人,工程只好这样拖着。

眼看还有20天就得竣工,土方却一点没动,闽侯人就每天在曹德旺门口磨。有一天下着雨,曹德旺让闽侯人去买100只鸡,说要把舌头割出来吃百鸡宴,并且叫上詹镇长和翁县长。

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在说笑。

吃饭的时候,曹德旺才说:“我可不是在说笑,百鸡宴吃完,我要跟你们打官司,你们把宏路镇的股份,赔给我吧。你们可以去看看,工期就剩20天了,闽侯人什么也没动。”

几个人也没法吃饭,放下筷子赶紧去看。这一看,镇长和书记气的跳脚,指着闽侯人大骂。

按照合同,宏路镇的股份没了是一回事,要是县里知道了,两人的“乌纱帽”也就跟着没了。于是俩人赶紧督促闽侯人,加班加点,通宵达旦地完成工作。

那段时间,闽侯人可不高兴了。逢人就说,曹德旺这个人跟狗一样。曹德旺听到后,笑一笑说:“我的确属狗的。”

等到工程结束,曹德旺把闽侯人叫到办公室,跟他说,

“我按每方2.8元的市场价付你,我是老板你打工,我不会让你吃亏,但是如果以后再出什么纰漏,我就跟你不客气。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不是我的风格。”

闽侯人一听,千恩万谢,就差一点跪下了。

从那之后,闽侯人跟定了曹德旺,福耀以后的工程,90%都是他尽心尽力去施工的。

曹德旺也从这个事件中,得到一个教训:签订合同时,甲乙双方必须是平等的,你不要骗我,企图从中谋取暴利,我也不欺负你,弄清你的成本,充分尊重你的劳动。

后来,曹德旺越做越大,有了一系列稳定的供应商保障。他们乐于和福耀做生意,最重要的一条就是:

和福耀做生意,虽然赚的不多,但总是有得赚,而且付款及时。

“擒贼先擒王”的,勇气之心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土方挖完之后,就是盖厂房了。

董事长翁国梁跟曹德旺说,“基建的事,你考虑一下交给我外甥吧。他哪里做得不好,你可以甩他两个巴掌。”

曹德旺看他这么坚持,知道一点工程不给,肯定过不去,就把写字楼给了他外甥。并且跟翁董事长“约法三章”:工程预付款必须按工程进度预付60%,剩下的40%,必须等验收之后再结算。

翁县长挥挥手,说没问题。但却,根本没把这个协议放在眼里。

结果,真如曹德旺所料:闽侯人因为有了退土方的经验,干起活来很卖力,加班加点。

而县长的外甥正相反,自以为可以通天,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谁说的都不听,自己爱怎么做就怎么做,而且延误了工期。曹德旺一去工地检查,他当着面说的挺好,曹德旺一走,他就继续乱来。

因为他认定,他舅舅在,吃定了曹德旺。

等到工程建完,验收时候,曹德旺跟他说:“走,我们一起去看看你盖的楼,哪一段你随便挑,拆下去按图纸验收,合格我就全部付款,修复费用我出。如果不合格,你就翻开重建。否则,你一分钱拿不到。”

“哼,我就不拆。你看我拿不拿得到钱!”翁国梁的外甥甩手就往外走。因为他不敢拆,他知道工程很多地方都有问题。

第二天,翁国梁冲进曹德旺的办公室,进门就指着曹德旺的鼻子一顿骂:“你信不信,我撤了你的职?”

曹德旺说,我信,权在你手上,你要开掉我这个总经理,随便开。但是要开会讲清楚,讲完我就不干了。这是合资公司,不是您政府,这请您记清楚。

翁国梁气得脸通红,说不出话来,打开门走了。最终,他外甥的工程款,被曹德旺扣了30%。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敢做福耀的项目。

而这件事,也让翁县长跟曹德旺结下了梁子。

后来,玻璃厂招工,还没等开始,就有很多人打了招呼,有人写字条,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各科室局里,写的信件不下百件。

曹德旺很头疼,如果这种方式招来的工人,将来的企业怎么管?

为了公平起见,曹德旺贴出告示,要考试。并且对试题严格保密。

考试那天,来了300个人,有人小声嘀咕:“考不考没什么用,考的再好没关系也上不去…”

曹德旺说:“我告诉你们,你们今天一定要认真考,考试的目的就是要给你们公正!请相信我的承诺。”

考试结束后,曹德旺把办公室主任叫过来:

问他:“手里收到多少张条子?”

“大概100多张吧。”

曹德旺说,有条子的,暂时不考虑,直接划掉,剩下的人,按照成绩排序,通知前100名去面试。

办公室主任纳闷:“不管成绩好坏?有条子的都不要吗?”

曹德旺很坚定地说:“是,不管成绩好坏,凡是写了条子来的,统统不招。”

办公室主任叮嘱他说:“翁县长那天把1—10号准考证拿去了,特意让我跟曹总说,1—10号是他的。”意思就是,考好考坏,这10个人都要进。

曹德旺说,没事,你不要替我担心。临走,曹德旺还叮嘱主任,面试的人中,教师子女要优先。

面试通知一出,翁国梁气呼呼地跑到公司:“老曹,你存心跟我过不去是吗?”

曹德旺说:“天地良心,翁县长,我没有一点要跟您做对的意思。”

“你想啊,今天招工您为他写信,明天迟到您还得为他写信,您写不完的信,我也总不可能一一都满足您吧?否则工厂也办不下去了。

不如趁现在,写信的全都不要,提前把这个架吵了,也除了祸根。”

曹德旺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他父亲曾经说过:“如与对手交战,有本事你就要把马上的将军杀了,不要拿那些没用的开刀。要知道,杀一个将军,可以镇住下面的几千号人。”

这也就是“擒贼先擒王”的意思。

后来,县里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翁国梁被免职。县里推荐曹德旺当董事长,曹德旺坚决拒绝。

曹德旺当时为什么坚决拒绝董事长的职位呢?

曹德旺说:

一个企业,和一个人一样,要活着,都要有一颗头。

企业的头是法人,要面向社会各界,做头的条件,一是必须具备较高的综合素质,而是要有广泛的人脉。

如果条件不成熟,贸然去当头,等着你的恐怕就不光是福祉了。

“爱兵如子”的,博爱之心

欲成天下之大事者,必有一颗博爱之心。

2007年的时候,曹德旺收到桑总一个电话,说公司有一个员工叫田军,还在实习期,五一回老家检查时候,发现得了白血病。因为家庭贫困,现在无法去医院救治,问曹德旺要不要给一些帮助。

曹德旺告诉她:“直接将病人送到医院,费用全部由公司支付。”

桑总提醒曹德旺:“那得十几万呢!”

曹德旺说:“十几万就十几万,有什么好说的?”

“我要跟你讲清楚,他只是一个实习生,还没有跟公司签正式合同。”桑总说。

曹德旺说:“我爸爸当年告诉我,您若是开店的,开门看见门口躺着人,您一定要先给他灌水,有口气了再送医院。”

“和公司无关的人,我们都要帮助他,何况他还是在我们公司实习的人呢!”

后来,福耀的人事部调查发现,田军20岁就没有了父亲,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在车间里,他态度非常认真,朴实而勤快。

为了给田军治病,做骨髓移植,福耀前前后后花了70—80万元。一年后,等到田军微笑着走进北京办公室的时候,全体员工都很兴奋。因为这一年来,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全体福耀人与他站在一起。

熟悉福耀的人都知道,曹德旺对员工的待遇和保障,非常地好。

从1990年的时候,每年公司都会举办尾牙宴会。宴会上,还会举办集体婚礼,曹德旺亲自给他们证婚。

今天,尾牙宴遍布全球的福耀企业,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曹德旺说:“要爱兵如子,要像父亲对待儿女一样对待员工,从德、智、体发展全方位去关心他们,因为他们才是企业真正的财富。”

曹德旺朴实、博爱的为人,后来也得到了福报。其中,有两个事情最为典型:

一个是福耀现在的副总裁陈居里:

陈居里是1990年毕业的一个大学生,福耀的规定是,无论什么学历,都要先去工厂车间锻炼。

陈居里在垂直炉上三班倒,每天用平板车把废弃玻璃从车间拉出去倒掉,一车玻璃有一两吨重。

因为文弱,他不爱说话,就经常替别人背黑锅,别人做的错事都往他身上推,他也不辩解。

有好几次,曹德旺都生气地调换他岗位,但每次他都能站起来。

曹德旺问他,为什么受了那么多气,没有选择离开?陈居里说:“只要福耀有我一张办公桌,我就不会离开。”

曹德旺问:“为什么?”

陈居里说:“因为您是一个正直的人。有哪个公司能和福耀一样,公司利益和老板利益完全一致?这么好的公司,我碰到了,怎么会轻易离开?”

曹德旺问他为何不申辩?他说,申辩会让别人觉得是在推卸责任,也很难细究。他说,最近在看《艾克卡自传》,艾克卡说:“我用25年为福特工作,就是为了这最后5年大干一番。”

陈居里认为,每个人的一生,多半时间可能都在打杂,有了机会才能做些重要事情。但前面十几年、二十几年的杂事,你是一定要做的。

工作就好比买东西,只有先展示你的本事,才能得到一个好价钱。但本事别人看不见,摸不着,所以你得先做。

后来,陈居里证明了自己,成为了福耀的副总裁。

第二个人是黄中胜:

黄中胜原来是福耀浮法玻璃公司的总经理,因为下属郑爱锋拿回扣事件,被曹德旺降职。

后来,他在福耀的很多岗位呆过,无论是上上下下,他都不吱声,在任何岗位上,都勤勤恳恳,做得很好。

几年后,曹德旺才知道,贬他做销售副经理的时候,有一家公司,开30万年薪挖他,而当时福耀给黄中胜的年薪才12万。

曹德旺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不走?

他眼睛一下子湿润了,说,“老板您忘了吗,2001年,我老婆生儿子,名字还是您取的。孩子生下来就脑瘫,要在福州治疗。我一个外地人,人生地不熟,知道公司有些套房,问您能不能借一套给我暂住,您说,‘可以让你老婆孩子,住在我家里’。”

“我只是一个普通员工,当时您一点顾忌都没有,一点不担心我老婆住到您家,会给你们带来多少麻烦事。这种事,就是普通朋友,都不会那么轻易开口答应的。”

黄中胜跟曹德旺说:“老板,您让我在福耀有了归属感。”

也许真应了曹德旺的名字,“有德之人,必然兴旺”,福耀能有后来誉满全球的成绩,与曹德旺这种爱人、容人的博爱之心,有必然关系。

真可谓,格局决定结局。

天下共生,道义之心

1997年夏天,印尼ASAHI玻璃公司的日本总经理,来拜访曹德旺。

因为那一年,泰铢贬值崩盘,引发东南亚经济危机,印尼受到的冲击也很严重。

在曹德旺家里,饭桌上,日本经理说了自己的困难,希望曹德旺帮他。

曹德旺给他倒一杯酒,先干为敬。那时福耀还不大,曹德旺说,“我们也是小公司,用量也不大,每个月也就三五千吨,如果这样可以,我们每个月买你们4000吨玻璃,等于用量近的90%都是从你们那里买。”

“至于价格,参考中国市场的现价,你看如何?”

日本人一听,“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举起酒杯说:“曹总,感谢您。”

“我在印尼的仓库太小,再加上金融危机,玻璃不好卖,印尼湿度大,玻璃也不好存放,这一船货,如果你不要,我就只有给炸掉了。”日本经理说。

送走了日本总经理后,曹德旺的下属不明白,问他说:“印尼受灾这么严重,老板跟他买那么多玻璃,为什么不同他商谈价格?”

“问得好。”曹德旺说,“我刚从印尼回来,他们的危机十分严重,远超你们想象。我们现在的浮法玻璃原片,主要靠外购,目前国内只有2家,一个健康的印尼ASAHI是我们所希望的。”

曹德旺继续说:

“你要记住,从产业链的理论上讲,上下游企业,是有买卖关系,但也是分工不同,绝对不是各自孤立地存在。

要想让公司健康发展,不仅自己要做好,更需要我们的供应商发达。表面上我们是在帮别人,实际上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

既然我们是帮助别人,那就不用讨价还价。我相信日本人也是个聪明人,知道我的用意的。”

果然,过了一年多,亚洲经济回暖,玻璃原片供不应求,价格不断上涨,而且还拿不到货。

而那段时间里,福耀每个月都能得到ASAHI至少一艘船的供货保障。而且,ASAHI不仅按时发货,也决口不提涨价的事。

直到一年多之后,玻璃价格几乎翻了一倍,曹德旺才收到印尼ASAHI一份很谨慎的通知,信中直说道歉,不好意思要涨价。

曹德旺立马就答应了:“早就该涨价了,真的很感谢!”

在后来20多年的路上,福耀的上下游企业,遇到很多危机,甚至包括福特这样的巨头。但曹德旺一直坚持这个原则:

产业链的上下游,都是一家人,只是不同的分工,谁也不要自毁长城,谁也不要见死不救。

别人有困难,你理解并帮助,这是给自己留条后路。

结语:天道酬仁

曹德旺的父亲曾教育他:“有福者,必须先有量,福是从气量中求。”

曹德旺一直谨记这句话。

30多年来,曹德旺,从一个一文不名的贫困青年,成长为今天跨国集团的董事长,并且是安永全球企业家大奖第一个华人获得者,让福耀这颗明星,闪耀全球。

真可谓,天道酬仁,仁者无敌!

本文摘选自人民出版社出版,曹德旺著《心若菩提》一书。还希望看哪位企业家的故事,欢迎给我写信sunyunguang@zhisland.com

当我,件事,人世,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