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中植系”拿不出5亿尾款背后:资产疑注水,警钟已敲响

来源:迎瑞祥金融

132

发布时间:2019-09-04 20:46:08

作者:债市观察

一桩5亿元的违约,让神秘的“中植系”再次浮出水面。

一、5亿尾款违约

9月2日晚,上海大名城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名城”,600094.SH)发布了关于转让子公司100%股权的进展公告。

公告显示,大名城全资子公司深圳名城金控(集团)有限公司作为转让方,于2018年11月9日,以25亿的价格向“中植系”旗下公司转让名城金控原持有的中程租赁100%股权。双方约定,这笔25亿的股权转让款“中植系”将分五期付清,最后截止日期为8月31日。

但是,最后一期的5亿元,“中植系”在却未能如期付款。

潜行资本市场二十多年,“中植系”的体量据称早已超过万亿,如今却因为5亿元尾款而违约,让外界非常意外。

据大名城最新公布的承诺书显示,“中植系”承诺将在2019年9月30日前,分三期付清尾款。

小债了解到,5亿元尾款违约让“中植系”的资金状况受到质疑。而更为尴尬的是,此次大名城转让的中程租赁,本来就是2016年“中植系”以25亿元卖给大名城的资产。

但是,从2016年后中程租赁的业绩表现来看,其遭到“退货”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6月,中程租赁总资产72.8亿,净资产9亿,负债高达63.8亿。

在“中植系”身上,与“退货”类似的事情并非只有大名城这一件。

二、资产疑注水

作为头一阵子的大热点,“罗静案”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在这一事件中,上市公司法尔胜(000890.SZ)子公司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摩山”)不幸中招,涉及金额高达28.99亿元。

面对这笔巨额“坏账”,法尔胜没有选择独自承担,而是转身找到“中植系”接盘。

7月24日,法尔胜发布公告称,上海摩山拟将这笔28.99亿的债权转让给深圳汇金创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金创展”)。公开信息显示,汇金创展与法尔胜二股东江阴耀博泰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为同一实际控制人,即“中植系”。

“中植系”为什么愿意接盘高达28.99亿的烫手山芋?小债对此非常好奇。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摩山成立之初,便归属在“中植系”的大旗之下。其在2014年4月初始注册时,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植资本”)占其90%的股权。

2014年5月,摩山保理增资到3亿元。当年7月,中植资本就将90%的摩山保理股权,作价6亿元转卖给了法尔胜的控股股东——江苏法尔胜泓昇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泓昇集团”)。

在这笔买卖中,短短3个月的时间,“中植系”就将所持股份以翻倍的价格出售,赚得盆满钵满。当然,彼时接盘的泓昇集团也并未吃亏。

2016年3月,法尔胜支付12亿元现金,将上海摩山从大股东手中并入了上市公司。

一番转卖下来,看似上海摩山已与“中植系”没有多大关系,实则不然。比如截至2015年末摩山保理的负债当中,就有超过11亿元的资金直接或间接与“中植系”相关,占到摩山保理期末总资产的近半数。

如今,“中植系”甘愿兜底摩尔保理的巨额债权,其背后是否有更隐秘的协议安排外人不得而知。但是,在中植系庞大的资金体系中,这些看似已经被出售的租赁、保理公司,似乎仍在起着重要的作用。

近年来,“中植系”先后将旗下的富嘉租赁、润兴租赁、庆汇租赁、中程租赁、丰汇租赁以及摩尔保理等资产注入多家上市公司,如康盛股份、达华智能、宝德股份、金洲慈航等。但是,随着上述租赁公司业绩纷纷大幅滑坡,收购这些资产的上市公司大多又选择向“中植系”回售,涉及金额约50亿元。

三、融资“马前卒”寻求出售

多年来,中融信托都被外界认为是“中植系”资本运作的“马前卒”,为它的资本扩张出力颇多。

但是,2018年,“中植系”决定将其持有的中融信托32.99%的股权全部被出售给了经纬纺机。据经纬纺机2018年报显示,当年中融信托流动负债高达99.3亿,为近5年来最高水平。但经纬纺机最终放弃了收购,大折腾后中融信托负债水平快速降低,2019年半年报显示,其流动负债已降至28.7亿。

(经纬纺机2018年年报)

兜兜转转,回到原点,但当初赚到手软的“中植系”,现在连5亿尾款竟也出现违约,已经今非昔比。庞大的资本冰山之上,警钟似已被敲响。

对此你怎么看呢?我们评论区见。

中植系,资产,中程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