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中小禽蛋养殖户:饲料涨价并限售 鸡蛋卖不出去

来源:迎瑞祥金融

86

发布时间:2020-02-11 00:00:07

“鸡蛋无法流通,我们的现金流就要断了。”

湖北省黄冈市麻城市乘马岗镇的一个村子里,分布着多个中小规模的鸡、猪养殖场,张峰就经营着其中一家养鸡场,8000只笼养土鸡平均每天要吃掉1吨多饲料。

按照每年春节前的惯例,他囤了十来天的饲料,没想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突然暴发了,黄冈更是成为重灾区,1月23日晚宣布“封城”后,市区下面的乡镇村也陆续封闭了交通,防控不断升级,村里的几个养殖户都开始慌了,到处打电话联系之前的饲料供应商。

而在10日,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指出,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要根据一线防控需要,及时协调解决突出问题,督促各地在科学有力有序开展联防联控的同时,对阻断物流、阻碍正常复工等方面问题发现一起解决一起,切实落实米袋子菜篮子保供责任。

饲料涨价

正月初八,张峰等来了饲料补给,价格比之前每吨贵了180元,但总算让几千只鸡不用饿肚子。离张峰的养殖场不远处还有一家4万只规模的养鸡场,场主金先生(化名)每天需要的饲料量是他的5倍,涨价后每天的饲料成本要1万多元。

“第二次补给可能过几天就要到了,饲料考虑到新鲜问题,一般都不会囤很多,现在因为交通封锁,饲料厂进原料也没那么方便了,给我们的饲料也开始限售。”张峰告诉记者,以前每次可以拉20吨饲料过来,现在每次最多给10吨,因为村里基本都是中小规模的养殖户饲料需求量不是特别大,且提供饲料的老板是当地养鸡合作社的带头人,多少会匀一点饲料过来,让鸡不至于饿死。

一方面养殖成本在增加,另一方面,张峰们的鸡蛋和鸡却因为禁止活禽交易和道路封锁卖不出去。

春节前后本应是需求最旺的季节,但由于聚餐和人员走动的大幅减少,以及禁止活禽外运,大量的活禽和鸡蛋滞销,受影响比生猪养殖户更大。

张峰对记者表示,自己的鸡场出产绿壳土鸡蛋,售价比普通红鸡蛋要高一些,现在每天产量有几千个,原先对接的麻城市最大的养殖、收储批发鸡蛋的合作社,因为交通封锁,已经停止了对其他养殖场收鸡蛋,虽然外地有订单需求,但目前出货基本都停了。而单靠周边乡亲们零星的购买,消耗不了积压得越来越多的鸡蛋存量。

金先生的鸡场就主要出产普通红鸡蛋,目前每天产出约36000个鸡蛋,市价一箱红鸡蛋(360个,约45斤)只卖不到100块钱,算下来一斤鸡蛋2元左右,不到去年鸡蛋价格高涨时的1/3。

“鸡蛋价格波动比较大,又不好保存,现在气温低还好一点,接下来随着气温回升,储存都是麻烦事。活鸡行情年前直线下降,原本年前准备卖出大半的鸡,到现在只卖出两三千只,年后的形势也不乐观。”张峰对记者透露,自己现在每天都和村干部一起挨家挨户量体温、宣传疫情防控,还顾不上统计损失,但金先生现在每天的亏损都在2000元以上。

湖北作为疫情最严重的地区,防控和交通管制严格,中小养殖户的日子尤其难过。但随着全国对疫情防控的重视,其他省份的养殖行业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只是程度各异。

记者从陕西和四川多名中小蛋鸡养殖户处了解到,饲料因为过年前囤了一部分,暂时还不至于让鸡饿肚子,但也急需补给,最大的问题是鸡蛋基本都处于积压状态,出不去,本地也消化不了太多。

能卖一点是一点

湖北大音盛晏农牧合作社是湖北麻城市规模最大的养鸡合作社,也是与张峰等养殖户对接的本地经销商,其负责人晏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司在当地合作了一两百个中小养殖户,养鸡总规模接近200万只,以蛋鸡为主,主要销往湖南长沙、浙江杭州、福建等地,平时一天的出货量能达到3000多箱(100多万枚),因为疫情暴发交通封锁,车子出不去,目的地也不让湖北的车进,鸡蛋已经滞销二十来天了,积压的鸡蛋超过2000万枚,“鸡蛋无法流通,我们的现金流就要断了。”

他反映,另一个困难是饲料进不来,公司主要原料采购地是河南和东北,河南的玉米已经出不来了,东北那边80%的采购点也暂停发货,只有很少的原料能发到湖北来,而且车不好找、运费也高涨。他担心,如果上游原料停产或者彻底运不出来,合作社的这些养殖户估计都要崩盘。

“我们以往的货都发往外地,基本没有做本地市场,现在本地市场也消化不了这么多,中小养殖户那里的鸡蛋积压越来越多且大都没有足够的仓储能力,我这边的仓库也马上要装不下了。”晏先生表示,现在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作为合作社带头人,只能千方百计想办法找原料,保证合作养殖户的鸡不至于饿死,但是也要减少喂食量和喂食次数,能抗一天是一天,“不少养殖户手里的小鸡苗,因为没有足够的饲料,只能选择坑埋了,网上流传的坑埋鸡鸭的视频是真的。”

即便争取到少量饲料,因为大部分养殖户都分布在下面的村里,将饲料运进目前为抗击疫情严防死守的乡村来说,也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不少通往村里的路被挖断或者封堵了,车根本进不去,村民担心外来车辆和人员引起感染,也有抵触情绪。”晏先生称。

1月30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发的《关于确保“菜篮子”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正常流通秩序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不得以防疫为由,违规拦截仔畜雏禽及种畜禽运输车辆、饲料运输车辆和畜产品运输车辆,不得关闭屠宰场,不得封村断路,维护畜牧业正常产销秩序,保障肉蛋奶市场供应。随后,多个省市亦在三部委之后发布了要求确保农业生产资料正常流通秩序的紧急通知。

但疫情影响之下,越来越多的地区开始禁止活禽交易,实际的交通通行中因为通行证、防疫检查、道路不通、物流公司运力不足等问题被阻挡的比比皆是。

乘马岗镇畜牧站长凌加先给当地养殖户支招,包括少喂饲料保障鸡能活命;对接本村村民和本镇超市,能卖一点是一点;还鼓励养殖户捐赠部分鸡蛋给镇政府作为抗疫物资。

多方呼吁相关部门下发具体执行方案

乘马岗镇乃至整个麻城市的养殖户,都只是当下受疫情冲击的中国畜禽养殖业的一个缩影。中央和省一级下发的关于保障农产品和生产资料运输的文件,目前尚未得到全面执行。

一位养殖业内人士对记者称,目前各地的联防点不是不知道鸡鸭鱼缺饲料和蛋禽积压,但从他们的角度来看,防控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放行后万一出什么问题出来担责任的还是他们,只有逐级下发的、更具体的执行红头文件,才能打消他们的顾虑。

“三部委光联合发文件实际作用有限,农业部要与交通部门研究农产品、生产物资等具体运输流通过程中的问题怎么解决,联合制定一套指导的执行方案出来,由地方防控部门逐层下发落实,才能真正解决政策落地的问题。”该业内人士表示。

晏先生呼吁,政府在养殖企业办理车辆运输通行证方面能给予支持,虽然有规定不得以防疫为由拦截饲料运输车辆等,但实际操作中依然需要政府开具的通行证才行;另一方面,他呼吁能给予中小养殖户更宽松的贷款政策,帮助他们缓过这一阵困难时期,否则时间拖久了,养殖户都会撑不下去。

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专家朱增勇表示,已经收集整理养殖户们反映的问题和诉求报给发改委和农业农村部,但政策出来到落地还有一段时间,相对会迟一步,现在只能呼吁各地交通部尽快给农产品和生产物资的运输车辆普惠性地派发通行证,加强车辆和运输人员的消杀防疫措施。

养殖户,禽蛋,湖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