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社区等待“解禁” 家政、房产中介等产业一筹莫展

来源:迎瑞祥金融

47

发布时间:2020-04-14 12:00:05

本报记者 孙吉正 北京报道

4月13日,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召开会议,强调要有序开放快递、中介等进入小区。而在这之前,北京的社区基本处于封闭的状态。

面对封闭的小区,家政等产业一筹莫展。日前,商务部服贸司司长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3月末,全国家政行业复工率仅有40%。作为疫情期间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家政产业面临着复工难、招工难的情况。除此之外,记者了解到,北京的家居装修行业几乎处于零复工的状态。

北京某家政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全国尤其是在北京地区得上门服务的行业面临着三个大难题:一是全国各地的务工人员和家政人员由于需要隔离,不愿意返京工作;二是小区居委会对外来人员采取一刀切的拒绝入内的措施;三是消费者出于安全考虑,降低了对消费的需求。“对于整个行业来说,疫情没有彻底结束则几乎没有可能恢复到正常水平,而在这期间将会有非常多的家政企业陆续倒下。”

根据中国家居建材装修协会提供的数据,每年北京家居装修产业的规模约为400亿元,且以中小企业为主,而在过去的两个月中,家居装修产业在北京几乎完全处于停摆状态。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在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已经开始逐步开放小区,允许家政服务人员进入小区。但由于北京还一直处于一级响应,大部分小区仍旧对家政服务实施一刀切,依旧沿用2月份政府下达的各类文件,对于中介、装修、保洁人员仍旧禁止进入到小区。这使得很多家政服务人员为了工作,不得以伪装业主进入小区以完成工作。在家政、装修等服务行业,一线的工作者基本属于承包制,因而在停工的近两个月中,收入来源的丧失成为了无可奈何的事情。

被中止的两个月

在北京的各个小区门口,外卖和快递等容易分辨职业特性的服务人员仍旧被挡在小区之外,除了这些随处可见的景象,家政服务也同样被挡在小区之外。进入到4月份,除了京津冀鄂地区以外所有大陆地区均已调降响应级别,家政产业终于有了复苏的苗头。但无论是行业协会还是家政企业,却依旧看不到行业复苏的前景。

由于北京还处于一级响应的状态,整个家政行业的状况也不容乐观。一名家政服务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北京大部分小区还处于封闭状态,虽然自己和很多同事早在3月份就完成了居家隔离,但目前仍旧被困于小区之外。当记者表示是否意味目前无法顺利开工时,该名家政服务人员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我们手里有附近几个小区的通行证,如果需要保洁等工作的话,提前预约一到两天便可。”根据她的说法,在进入3月中旬之后,很多小区的监管实际上已经较为放松,公司通过部分社区的协调获得了出入证,有的则是同事之间私下偷偷互换通行证。“大部分小区保安认证不认人。”“家政人员往往是需要假装业主才能进入到小区,但如果是装修、搬家公司之类有明显家政公司标识的工作,几乎是很难进入到小区的。”该名家政服务人员告诉记者。

一名房产中介也遇到同样的问题:“经过协调,小区物业是让我们中介进小区,可是却不让客户进入,这实际还是无法正常工作。”

“很多小区也是让我们进去了一两个星期,突然又不让进了,本来说是只要有通行绿码就可以不用居家隔离,但现在又要求返京人员均要隔离,这又打消了一部分人员返京的念头。” 家政服务人员王静(化名)告诉记者,其实家政公司在3月中旬就已经开始联络各地的家政人员返京工作,因而有一批人员开始陆续返京,但在清明节前后,相关政策的再次收紧使得复工返京再次停顿。此外,由于大部分地区的学校暂未开学,使得很多与学生相关的家政产业也迟迟不能复工。

3月末,广州市服务行业协会向外界透露,虽然广州早已调降响应级别,但雇佣双方顾虑上门感染风险,致使家政行业开工率低迷,一周内全市仅有5000多人在岗,而2018年广州市的从业人员为35万人。

对于家政服务的工作人员来说,停业的两个月意味着几乎是零收入,但对于家政公司尤其是在线下的家政公司而言,承担的各类成本损失已经非常巨大。记者了解到,目前家政服务人员和装修工人与公司之间往往是属于承包制关系,换言之,基层工作者只有工作才能换取报酬,一旦停工就意味着零收入。

一名室内设计师也向记者确认,自己所在公司已经停工超过两个月,因为装修工人完全不可能进入小区。根据其表述,在停业期间,装修公司所承担的成本也并不低。“很多建材在仓库中存放,是需要租金的,这些都是公司自己承担的,有的则是在年前就已经将材料准备好,但现在只能一直拖着。很多行政工作人员也只是发基本的生活费了。”

在朝阳和通州经营家政公司的李天(化名)告诉记者,有相当多的小家政中介公司已经“关门大吉”,因为早关门意味着少亏损。

李天告诉记者,北京的家政服务行业已经暂停了整整两个月,他的公司是在3月21日被批准复工的,但目前的行业整体状况是非常不容乐观的。“实际上是供需两头都没有工作或消费的欲望,大部分工作人员不愿意返京,原因则是现在相关部门面对家政人员的健康证明仍旧要求返京后14天的隔离,这对于家政人员尤其是没有固定居住地的月嫂来说,14天的隔离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因而很多月嫂不愿意返京,而雇主处于安全考虑则没有雇佣的欲望。”

雇主的忧虑

由于很多家庭对月嫂、护工等服务人员有刚性需求,因而自疫情发生后,出现了很多家庭选择自己开车将月嫂、护工接回家中。钱刚(化名)告诉记者,在2月份以后,北京的家政公司就停止了经营,但由于自己已经开始上班无法照顾老人,因而直接绕开家政公司向此前的护工沟通,在反复确定健康问题和佣金问题后,钱刚亲自开车将一名家在河北的护工接回北京,并承担了护工的吃住开支。

李天告诉记者,这类现象并不奇怪,家政公司对这类情况已经接受,因为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这个时期大家都是处于“安全第一”的考虑,因此也不敢提供中介服务。“在今年春节之前,本来是有很多订单的,但疫情暴发后,出现了密集的退单潮,对于家政行业来说,几乎是处于停摆的状态。”

对于家政需求,可能会因为疫情的影响而减少;但对于装修行业来说,交易双方都存在很大的焦虑。“在年前就交了装修费用,但到现在还不能动工,我特别担心装修公司最后挺不过来而跑路了。”一名刚买完新房的业主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北京市通州区有很多新建小区在年前完成了交房,虽然小区入住率较低,但物业依旧要求停止小区内装修的工作。

业主们的忧虑不仅限于装修公司跑路。记者通过部分业主了解到,目前很多业主是通过装修贷款支付装修费用。按照贷款合同,业主需要在半年内完成对装修费用的结算,虽然部分银行因疫情延长了一到两个月装修贷款的有效期,但北京市迟迟没有明确的政策出台,仍旧让业主们有不少的顾虑。“不能按照预定时间完成装修,那么对装修贷款就无法继续支付费用,这需要自己现金支付装修贷款,这对目前的生活有很大的压力。”一名业主告诉记者。

其中,很多业主因不满小区的长期封闭向相关部门以及市长热线反映问题。但最终问题仍旧返回到社区和居委会,居委会方面依旧认为需要按照北京市此前下达的文件执行。

中国家居建材装修协会秘书长胡中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在建材装修行业,下游的施工队属于承包制,成本尚可忽略,但上游的建材材料商却影响很大,建材材料商一跑了之是很现实的问题,即使头部企业一直在线上直播宣传,成交量都寥寥无几,小的材料商的压力可想而知。

王静告诉记者,很多之前的同事并没有选择回到北京,主要是大家都认为现在没有工作干,干脆就在老家找一份临时工作。王静在北京的原因则是春节没有返回老家,因而选择了继续留京工作,而根据其接单状况来看,市场整体也确实非常的冷清。

此外,根据房产中介与小区物业的沟通结果来看,小区物业方面认为,房屋装修人员出入较多,不利于物业对关口的管理,因此出于简化管理的需要,对装修、搬家等服务实施了“一刀切”管理。这实际上形成了恶性循环,小区不让进入,装修公司就不敢让工人们轻易返京,但工人们不返京,复工的迫切性也就并不明显。

记者联系了一家家居装修公司,该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北京三环以内的小区几乎不可能进入,其他的地区仍旧看小区的管理,如果小区物业同意可以提供送货上门。对于北京不同小区的管理差异,该负责人也只能表示很难协商,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与小区物业发生冲突并不理智。

静待复工?

“在家居装修市场,尤其是北京的家居装修市场,复工率几乎接近于零。”胡中信告诉记者,“现在来看,没有哪个物业会允许施工队贸然进入小区。”对于政府是否会在近期内出台相关政策支持复工,胡中信则告诉记者,目前来看,在短时间内很难有政策扶植,因为虽然建材装修复工率最低,但行业整体盘子较小,因而很难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根据中国家居建材装修协会向记者提供的数据,北京年装修用户20万户,其中二手房或者旧房比例大于新房。而平均每户装修费用在20万元左右。据此估算,北京家居装修产业的规模约为400亿元。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示,北京市现有家居装修企业30130家。通州区的相关企业数量最多,占全市的20.17%。从成立时间来看,北京市有大约42.8%的相关企业成立于5年以内、大约40.4%的相关企业成立于5~10年以内。2020年1月以来,北京市共成立290家相关企业,比去年同期下降53%。平均来看,在家居装修行业,主要是以成立时间较短的小微企业为主。“家居装修产业的企业更替本身就很快,但疫情加速了行业内企业的更替速度。”胡中信说。

4月13日,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召开会议,强调要有序开放快递、中介等进入小区。这似乎给出社区解禁的一条路径。但是,4月14日,记者走访部分小区,发现限制性的管控口径仍在执行。一切显然还需要时间。

相比之下,家政行业尚且有回复的起色。58到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保洁业务环比去年恢复50%以上,相比2月阿姨不能进小区,现在进小区情况有所缓解。保姆、月嫂、育儿嫂、阿姨从2月底陆续返回工作城市,完成隔离身体健康的阿姨逐渐安排上户,目前业务环比去年恢复70%左右。但是依然面临大部分家政阿姨无法返程,用户对家政人员仍然有所顾虑。

“在3月末的时候,刚刚开始复工之后,其实还是比较忙的,但很快就相对清闲下来,可能大家还是对上门的家政服务有顾虑吧。”王静告诉记者。

记者在北京家政服务协会的官网了解到,在2月29日和3月12日,协会分别发布了《北京家政服务协会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复工复产指导性意见》和《北京家政服务协会复工复产倡议书》。但在政府层面的相关文件上,仅有在2月份发布的防范疫情的指导文件,而指导复工的文件尤其是在特定的家政等服务行业的相关指导文件却迟迟没有出台。但在南方的很多省份和地区,政府已经在3月末相继下发了关于家政等服务产业的复工指导文件。

李天根据其身边同行所反映的状况来看,在北京已经有超过两成的家政服务公司关闭,目前李天所在公司的统计,在朝阳区、通州区、大兴区至少有8万名家政人员的缺口。目前虽然公司已经复工经营,但阻力非常大,一方面是很多小区仍旧对非本小区的住户实施一刀切的禁止入内,另一方面,对于家政人员的各类保证书、特殊时期的健康和隔离证明的手续非常烦琐。“很多客户在咨询后,发现很多保证书和协议需要雇主配合完整后选择了放弃,导致复工后咨询的人很多,但成交量却非常少。”李天说。

根据58到家方面介绍,截至目前,全国保洁业务同比去年恢复54%;保姆、月嫂、育儿嫂恢复70%以上。按照58到家方面的预测,全国市场将在月末得到进一步恢复。但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方面由于管控仍旧严格因而复工率会较低,“家政人员无法返京就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京津冀鄂同为一级响应,但天津率先出台政策,要求不得擅自设置超越疫情防控规定的复工营业条件,杜绝简单化“一关了之”“一停了之”的一刀切做法。

根据商务部服贸司司长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截至3月末,全国家政复工率仅有40%。对于北京的复工率,李天认为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北京的家政行业还是线下大于线上,现在线上可以复工,但线下几乎还是处在停业状态,且在停工的时间内,对于家政公司来说,几乎处于无收入的状态。”李天说。

“由于我们做的是全国平台,还可以为滞留的家政服务人员就近安排工作,因而可以挽回一些损失。”一名线上的家政平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来看,很多线下的流量确实转移到了线上,在疫情期间,平台的访问数量出现了明显增多,但流量增大却没有带来订单的增加。 “只能说线上相较于线上能好一些,但目前状态是整个行业的‘蛋糕’变小了,行业内的所有企业都不好过。”

根据多方的说法,虽然疫情影响了整个行业的整体收入,但复工之后,在服务价格方面,58到家等多方均表示,由于家政行业的收费一直较为稳定,因而环比往年没有较大的波动。

对于未来的预期,李天的观点认为,疫情的影响还会对行业造成一到两个月的较大影响,且即使恢复正常后,也不会出现所谓“报复性”的消费。“家政行业的需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较为稳定的,尤其是月嫂、保姆其实是跟出生率直接挂钩的,停工的时间内所造成的损失几乎是无法补救的,因而在未来的一两个月内,还将有更多的家政公司倒下。”

北京,家政,房产中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