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哥”跨界人生与收购顺驰往事

来源:迎瑞祥金融

145

发布时间:2020-04-14 21:00:09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中房报记者 李叶 | 北京报道

微微眯着眼、大多数时间保持着具有代表性斯文又亲切的笑容、爱好唱歌,这是已经74岁的单伟豹在行业内的印象。

初见他的人应该很难想到,眼前这个面容慈祥的七旬长者在业界被称为“豹哥”。这一称呼的由来恐怕要归咎于敢言的性格和大胆跨界的勇气。

最新消息显示 ,“豹哥”单伟豹又有了新的想法。

4月14日,路劲基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路劲基建”)发布公告称,单伟豹已经递交辞呈,辞任路劲基建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辞呈自2021年1月1日生效。

路劲基建表示,单伟豹辞职原因是因他想更多时间专注他的其他事务。单伟豹已确认与董事会并无意见分歧。

对于单伟豹的辞任理由中所提及的其他事物业内似乎有所知悉。全联房地产商会创会会长聂梅生在得知消息后祝愿单伟豹在新的领域里创立新功。

━━━━

嘿,“豹哥”

1946年,“豹哥”在上海出生,16岁时随父母移居香港。到1970年,单伟豹的父亲创立了香港知名土木工程公司:惠记集团有限公司。经过20多年发展,1994年,惠记集团与AIG(美国国际集团)联手创立路劲基建,主要开拓内地收费公路业务,单伟豹担任董事局主席,弟弟单伟彪担任执行董事。

在家族企业的基础上,单伟豹完成了路劲基建创立。

1996年,路劲基建在香港上市。同时打破了当时香港上市需要3年业绩的纪录,成为香港第一家申请豁免三年期被批准的公司。

经过几十年发展,路劲的收费公路业务网络已贯通全国核心地断,包括京津冀地区以及长江经济带。与此同时,单伟豹也成为当之无愧的“公路王”。

显然,单伟豹并没有满足于在此。

2003年,伴随着内地房地产市场崛起,单伟豹前瞻性的通过收购内地项目公司隽御地产的方式,正式跨界进入内地房地产市场。

不过,路劲的进军并没有在内地地产界掀起波澜。

真正让“豹哥”红起来的是2006年中国房地产行业最大的并购案——此前默默无闻的路劲地产收购地产“神话”顺驰中国。大手笔的操作奠定了“豹哥”江湖地位,在此后多年,单伟豹的名字也跟孙宏斌紧紧联系在一起。

到2017年,路劲基建全年实现销售金额289.65亿元,其中物业销售额263.04亿元,路劲终于跨入200亿元时代。

单伟豹没有停下探索的步伐,就像当年从公路跨界到地产一样,他又把精力扑到了新的领域——房地产基金、文旅产业和室内娱乐。“在这三个方面路劲自2016年开始进入基金规模目前达到140亿元。”

文旅方面,单伟豹多次亲自带队,与政府谈判,与合作商谈判,与设计团队谈判,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这并不是因为房地产业不好做,是觉得这是朝阳产业,可能将来双线发展比单线发展更安全。”2019年底,单伟豹在一次行业大会上表示,路劲做文旅是一种尝试。

2020年开始,文旅产业有了回报。他初步计算,第一个和第二个文旅项目都有10%投资回报率,这在商业领域是不错的。

━━━━

“变中求稳”

在“豹哥”的职业生涯中,“勇于跨界”只是其中一部分。对于公司的领导和管理,单伟豹更遵循稳扎稳打、不冒进、稳健发展的逻辑,更像是在“变中求稳”。

聂梅生对他的领导和管理能力评价极高。她说,“单主席率领路劲集团在公路和地产两大领域双线作战,功绩卓著是业内颇具影响力的企业;尤其是他领导下的董事会,决策民主,效率很高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路劲集团重视企业形象,热衷公益事业,倡导绿色地产和国际合作,在行业科技进步及国际交流方面身先士卒。”

这份稳健表现在方方面面。

模式方面,单伟豹曾表示,绝对不考虑商业地产坚持做住宅,因为“别人已经那么成熟,何必要和李小龙去打擂台”?

体量方面,出于对现金回流与周转速度问题考虑,路劲地产理想的土地是“体量不用太大,最好在城区,总价不要太高”。因为,城区相对较小的地块销售和周转速度都比较快,可以较快实现资金回笼。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路劲的模式都倾向于合作拿地。数据显示,2016年路劲地产取得15宗土地,其中10宗为合资项目;2017年19宗新增地块中,15宗为合资项目;2018年拿地数量减至9宗地,5宗为合资项目。2019年取得15幅土地,其中多幅为联合拿地。截至2019 年12月31日,路劲土地储备约为735万平方米。

在负债率方面,路劲不像动辄过80%的内地房企般激进,但也不像维持20%杠杆的港资房企。2019年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路劲净负债率52.4%,较2018年同期的35.2%上涨了约17.2个百分点。其中净负债为有息借贷总额(不包括来自附属公司的非控股权益贷款)减去银行结存及现金(包括已抵押银行存款),再除以权益总额。

在现金资源方面,截至2019年12月31日,路劲手持现金资源约151.73亿港元(包括抵押银行存款7.22亿港元),同比增长了27.16%。该现金资源完全可以覆盖短期借贷83.19亿港元。

去年12月,单伟豹曾公开表示:面对困难,每个公司需要优化结构,比如开发能力、成本控制能力、对户型创意的能力、管理能力优化。这不是太难,是每个企业都必须做的。路劲集团比较保守,今年销售和利润保持15%的增长,也不觉得日子特别难过。

━━━━

顺驰往事

回顾“豹哥”的地产生涯,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孙宏斌。

2006年,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收紧,此前高速行驶的顺驰资金链断裂,最终以12.8亿元的“白菜价”卖给了路劲基建。

彼时的顺驰,在14个城市拥有32个项目,总面积达930万平方米,其中顺驰滨海部分包含北京、武汉、郑州、济南、青岛共11个地产项目,规模达320万平方米,涉及北京蓝调、郑州中央特区等项目。顺驰地产则包含北京、天津、上海、石家庄、无锡等共21个地产项目,规模达610万平方米,涉及北京大兴黄庄、石家庄大马村等项目;此外作为单独收购的苏州凤凰城项目达160万平方米。

根据路劲对外公布的数字推算,顺驰中国负债总计至少已达66亿元。

但单伟豹似乎并不在意。“对路劲而言,即使不考虑土地增值因素,路劲前后共计投入约18亿元全部用作项目发展,获得95%股权,也是十分便宜划算。”

不过两家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和穆迪投资均对路劲此举持保留意见。理由是,以公路主营的路劲基建目前负债率为50%,据单伟豹自己预测,合并顺驰后路劲总负债率将达70%——80%。

成交后,孙宏斌还对单伟豹表示:“你买了个便宜货。”

实际上,完成收购后,单伟豹才发现窟窿远比想象大。2008年4月,路劲以原顺驰董事长孙宏斌并未完全披露收购中的潜在债务及付款责任,在香港起诉孙宏斌,要求其赔偿6亿元损失。孙宏斌亦以路劲收购部分项目程序有争议为由,反诉路劲违约。

两家开始了漫长的官司。

2007年、2008年,关于争夺顺驰天津公司管理权的事态逐渐升级。随着警方的介入,该事件最终在2009年解决,路劲基建最终取得天津公司控制权。此后,路劲基建从大股东惠记集团收购顺驰部分股权,直至持有后者94.74%股权,以及5.95亿港元收购凯天,帮助顺驰还掉拖欠升丰的历史遗留债务,路劲基建与顺驰的收购风波才宣告结束。

直到2010年,单伟豹才终于说出“2006年时我很后悔,原因是发现收购存在诸多问题;2007年我很开心,因为地价房价都涨了;2008年时我又很后悔,因为全球金融危机,资产价格下降了;2009年时我又很开心”“累个半死,终于理顺了顺驰”。

时至今日,彼时收购顺驰时的跌宕起伏已随时间流逝被大众淡忘,两者所带领的企业在规模上也“渐行渐远”。

━━━━

后浪

随着单伟豹执行董事一职的辞任,路劲的接班问题也再次被提及。对此,业内普遍认为,其子单颂曦成为接班人的概率极大。

资料显示,单颂曦从2006年加入路劲,主要负责产业投资以及资产管理分部。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这个分部其实干的还是地产生意,只是刚开始规模比较小,现在公司有越来越多的资源投入到这一块,可能在未来几年这一块业务发展会越来越大。“单颂曦已经在路劲工作14年,从接班角度看,未来这块过渡应该比较顺利。”

上述人士还提到,单伟豹的弟弟单伟彪是否有孩子在公司任职方面目前市场上没有相关消息,单颂曦方面的公开信息也很少。“他(单颂曦)是什么样风格的话,很难猜测。”

这也给路劲的后续发展模式带来了一些神秘色彩。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顺驰,往事,人生,豹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