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业“生扛”:借外卖和半成品维系

来源:迎瑞祥金融

82

发布时间:2020-02-11 09:00:03

餐饮业“生扛”:借外卖和半成品维系

时代周报记者 张梦琳 发自河南

7000万元、5亿元、8亿元……这些惊人的数额,实打实来自各家餐企损失的保守估计。

“我太难了,老铁,最近压力很大。”2月8日,连锁餐饮品牌老乡鸡的董事长束从轩在其品牌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并在视频中透露了自己和几位餐饮老板在微信群里的聊天记录。

这段发自肺腑之言的视频火速蹿上10万+的播放量。

束从轩表示,受疫情影响,老乡鸡保守估计,至少损失5亿元。

他口中“西贝的老贾”——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早在1月31日对外表示,西贝在春节期间营收应该有七八亿元,但现在七八亿元的生意突然变成零。

2月2日,春节前才刚在港股敲钟的九毛九(09922.HK),其相关负责人也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春节客流几乎为零。

2月3日,另一家连锁餐企眉州东坡相关负责人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亏损7000万元左右,单单在春节期间发的员工工资和安慰金就有1000多万元。

另一个庞大的数字是5000亿元。

包括亿欧网、恒大研究院在内的调查数据显示,短短7天的春节假期,受疫情影响,仅餐饮行业直接经济损失高达500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全国餐饮行业实现收入46721亿元。也就是说,7天时间,餐饮业收入瞬间蒸发近1/9。

“当年非典如果再持续半个月,公司就不行了。”眉州东坡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今年情况更严峻。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西贝、海底捞(06862.HK)、九毛九等在内的餐饮企业,自1月26日起陆续宣布暂停营业。截至2月10日,大部分企业开市时间仍未确定。

何时人们才有勇气走出家门吃饭,目前仍是未知数。

收入戛然而止

这个春节,有多少餐饮从业者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上至估值百亿元的大型企业,下至街边小馆,还有千千万万无班可加的服务员和厨师。

2月6日,在广州拥有三家潮汕牛肉火锅门店的王昊(化名)已经连续一个多星期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因为疫情,街上行人寥寥,更遑论出门吃饭了。

王昊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一个店每月要付几万元租金,每个员工月工资四五千元,每个店都有20几个员工,现在,一分钱没赚着还要倒贴,亏惨了。”

2月2日,河南某饭馆店长的程升(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腊月二十七日起,店里差不多没有客人了,年前囤十几万元的货品,现在都在处理卖掉。”

程升随手指向饭店门口,蔬菜、佐料、肉品摆放一排,服务员都变成菜贩,吆喝过路人来买。

从腊月二十七扛到年初九,他再也扛不住了,程升哀声叹气道,“今天必须得关门了。”

他焦头烂额地翻着账本,细算着不到一万元的流动资金。“小饭店经不起这么折腾,钱都用在前期备货,现在店里已经没有闲钱了。”

“不论大小企业或生意,暂停营业意味着所有在春节前期的准备落空。”2月5日,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企业的资金是长期周转的过程,需要收到回款来支付合作方相关费用及自身运作,但现在很多餐企收入停摆,资金链条相对紧张脆弱,小型企业甚至会面临倒闭的可能性。”赖阳表示道。

现金流是餐饮业的命脉,没有入账,大小餐企都难以为继。

“年前我们货款付完了,奖金发完了,好多干部都是十四薪,年底发。我们不存多少现金的,因为我们知道每年过年期间就是营业高峰期,现金流马上就回来了。”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向媒体表示。

贾国龙说,现在一切戛然而止,突然生意停住,所有的东西都停了。其表示,公司有2万人需要养活,即使贷款发工资,公司目前的现金流也撑不过三个月。

年营收过百亿元的海底捞,根据公开估算数据,假如休市9天,海底捞正常承担员工成本,要为此付出1.8亿元的人工成本。

“餐饮企业一天也熬不起,要做好打持久战和硬仗的准备。”2月5日,广东省老字号协会创会会长李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月4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布了一份《广东餐饮企业受疫情影响调查问卷》,在几个小时内收回了550份餐饮企业答卷。

调查显示,春节期间,有30%的企业持续营业,但同比营收下降五成以上,在这其中,又有30%的企业收入几乎为零。

参与调查的正餐类企业同比宴席减收高达2亿元。

同时,绝大部分企业面临租金、人工、能耗、税收等多重成本压力。

外卖勉强支撑

该如何渡过难关?这是餐饮企业目前急需解决的难题。

李辉向时代周报记者发来一份《广东餐饮行业社会呼吁书》,呼吁书中,广东餐企提出七项诉求。

其中,涉及减免租金、降低供应价格、降低餐饮外卖团购等佣金费、申请政府部门援助、解决现金流难题、提倡订餐服务等。

2月1日,西贝、老乡鸡、九毛九、乐凯撒四家餐饮企业通过媒体发声,呼吁国家能够对餐饮企业在免税、减税、员工补贴等方面出台一些政策,来缓解餐饮等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和公司面临的现金流紧缺局面。

“扶持之外,我认为商家还是要站在市场角度以及目前消费氛围之下去思考,找到消费需求、消费痛点,不同企业根据自身能力设计相应的产品模式。”2月6日,广东餐协秘书长程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面对严峻的市场环境,餐企尝试通过外卖“自救”。

2月3日,美团外卖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外卖守护行动,首批有88家商家参与,其中包括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汉堡王、杭州知味观、五芳斋等连锁餐企。

“我们全国的所有门店都是在正常营业,包括湖北武汉的门店,营业主要是以外卖为主。”眉州东坡负责人表示。

呷哺呷哺(00520.HK)也没有将门店全部停业,而是选择靠近医院、居民区方便的门店开展外卖业务;西贝餐饮则保留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门店做外卖。

但外卖并不好做。

眉州东坡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外卖营收差太远了,只占平日正常营收的10%。”

2月3日,广东餐饮协会发布一则餐饮商家调查报告显示,春节期间,62.65%的广东餐企外卖业务营收同比下降50%;12.05%的广东餐企同比下降20%至50%。

消费反弹可期

外卖效果未佳,餐企尝试新“自救”方案。

京东在2月6日发布“共同战疫”倡议书,邀请餐饮企业加入“餐饮零售发展联盟”,将菜品做成速食商品,通过电商渠道销往全国市场。

8日,每日优鲜也发起了“共赢行动”,与线下餐饮品牌合作,开拓成品、半成品速食产品。

“有些商家在探索新产品结构,但这些还不够。”程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程钢认为,已经开业的餐企应该把自身看做新门店,重新认识市场,重新进行产品结构梳理。

“商家要考虑如何利用自己周边的消费信息和覆盖范围,以单店为单位,解决周边客群需求。”程钢补充道。

“如果有些餐企能够在疫情危机这段时间培养出一批消费者的消费习惯,那么这个新业态或许就能蓬勃发展。”李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赖阳看来,餐企并不会毫无希望,按此前数据显示,在经过疫情爆发以及消费者需求长期压抑之后,餐饮行业会有一轮消费反弹。

对比2003年非典时期餐饮行业波动数据显示,在当年非典疫情较重的5月份,全国餐饮业零售额同比下降15.5%;但到了6月份,全国餐饮业零售额同比增长3.4%,一举扭转了5月份负增长的被动局面。

基于此,投资者对餐饮行业仍抱有期待。

2月6日,浦发银行北京分行完成核批西贝餐饮授信额度5.3亿元;次日,两者通过远程线上核保、签署保证合同后,浦发银行即落地1.2亿元流动资金贷款,入账西贝餐饮集团。

这无疑能缓解西贝的燃眉之急。

与此同时,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疫情爆发前期整体“飘绿”的餐饮上市公司,部分股价已呈现正常的涨幅波动。

其中,海底捞、呷哺呷哺、全聚德(002186.SZ)、九毛九、广州酒家(603043.SH)、西安饮食(00721.SZ)等餐企,在2月3日开盘后,截至2月10日,均经历过不同程度涨幅。

半成品,餐饮业,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