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股股东全部持股遭冻结 格力地产密集发起融资

来源:迎瑞祥金融

133

发布时间:2020-04-19 15:00:11

本报记者 陈婷 童海华 深圳报道

时隔半年,格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600185.SH,以下简称“格力地产”)控股股东珠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投资”)所持格力地产全部8.47亿股权再遭格力地产定增投资者冻结,占格力地产总股本41.11%。

股价低迷的副作用也在格力地产身上产生反应。可转股期历时4年的“格力转债”最终转股比例仅为0.8%,导致格力地产须拿出约为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80%的资金进行赎债。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珠海市国资委拟将持有珠海投资100%股权无偿划转至珠海市免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免税”),格力地产“珠海免税MALL”网上商城也已正式上线。在新一轮调整优化下,珠海投资是否将顺利度过危机?格力地产又是否有望驶入“新赛道”?珠海免税相关工作人员仅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珠海免税MALL”目前由格力地产运营,其他问题不接受采访。与此同时,本报记者分别致函致电格力地产、珠海投资方面,截至发稿,均未获得回应。

定增股东追索损失

4月3日,格力地产公告称,珠海投资与广州市玄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玄元”)发生“合同纠纷”,导致其所持有的全部格力地产股权遭遇冻结,总计8.47亿股,占格力地产总股本的比例为41.11%,冻结期限为3年。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冻结股份中的3.47亿股为轮候冻结股份,即多个执法部门对这部分股权进行轮流冻结。

回溯格力地产2019年11月14日发布的公告,珠海投资因与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信托”)、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金控”)和杭州滨创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滨创”)发生“合同纠纷”,其所持格力地产3.47亿股股份被冻结。

彼时,格力地产方面曾称,因冻结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6.83%较小,故不会对格力地产控制权产生影响。如今,面对定增投资者的进一步施压,格力地产方面依旧坚称:“未对公司控制权及日常经营造成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纠纷实为格力地产“一对多”的股东“掐架”。格力地产方面披露,上述4名冻结申请人均为参与了格力地产2016年定增事项的投资者。公告显示,2016年,格力地产获证监会批准非公开发行4.42亿股新股,发行价格为6.78元/股,募集资金30亿元。

截至2019年9月30日,上述定增投资者均为格力地产的前十名股东。其中,广州玄元与华润信托持股比例为4.98%,并列第三大股东;广州金控与杭州滨创分别持股2.51%和1.52%。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广州玄元申请冻结的是珠海投资持有的全部股权,而华润信托彼时仅申请冻结1.9亿股,占珠海投资所持股份的22.51%。

作为“通道”参与格力地产定增认购的华润信托方面曾告诉本报记者,其与珠海投资发生合同纠纷的项目为一笔“通道业务”,因相关交易方未能及时履约,华润信托已根据委托人指示及信托合同的约定对涉案财产依法申请资产保全,而该纠纷事宜目前也已被法院受理。

彼时,广州玄元以一项私募投资基金产品参与认购格力地产新股,穿透核查为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对此,本报记者联系采访广州玄元方面,以了解其与珠海投资之间的纠纷细节,但对方表示:“以上市公司的公告内容为准。”

据格力地产此前问询函回复,应定增投资者要求,珠海投资与定增投资者签订了相关协议约定,在格力地产定增股份锁定期满后1年内,如格力地产股票二级市场收盘价未达到一定条件,则珠海投资可能触发向定增对象购买其定增股份,而其也因此被广州金控诉诸法律手段。

珠海投资方面认为,作为格力地产的控股股东,珠海投资做出上述行为完全是出于支持公司的发展,该事项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其中小股东利益的行为。

只不过事与愿违,格力地产的股价持续低迷。经计算,以2020年4月15日收盘价4.31元/股计算(剔除2017年~2018年合计分红0.32元/股),记者发现当年参与定增的投资者如今已浮亏9.5亿元。

巨额回购可转债

不仅是珠海投资,格力地产自身也面临着被股价支配的不确定性。

2019年12月25日起,格力地产于2014年发行的9.8亿元规模可转债“格力转债”(代码:110030)停止转股,并在上交所摘牌。值得注意的是,“格力转债”自2015年6月30日进入转股期,至2018年6月30日,尚未转股的可转债金额仍占发行总量的 99.72%。

Choice数据显示,在这段时间,格力地产的股价从10.08元/股震荡下滑至5.13元/股,并且长期低于6.94元/股的转股价。2018年8月及2019年2月,格力地产花费约5.75亿元进行可转债回售,占发行总规模近六成。

距离转债到期仅剩3个月,格力地产于2019年8月29日终于触发下修“格力转债”转股价的议案,将转股价修正至5元/股,自2019年10月8日起实施,以达到促转股目的。

公告发出后,格力地产股价迎来短暂的上涨时期。至2019年10月22日,格力地产股价涨幅7.29%,其间最高价为5.54元/股,最低价为4.84元/股。此后,格力地产股价持续下行。

按上交所规定,在可转债到期之前的10个交易日,转债交易将停止。“格力转债”在2019年12月11日停牌前收盘价报105.69元/张,低于106元/张的到期赎回价。

交易虽然停止,但在存续期内(2019年12月25日前)投资者仍可进行转股。只不过在这期间格力地产股价最高涨至5.12元/股,对应的“格力转债”转股价为102.4元/张,仍低于赎回价。截至摘牌,“格力转债”最终转股比例仅为0.8%,格力地产到期赎回的本金为3.96亿元,到期赎回总额为4.2亿元,并于2019年12月25日兑付完毕。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4.2亿元的赎回资金占了格力地产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总额5.02亿元的80%。不过,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格力地产持有的货币资金为2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就有21.74亿元。

2020年1月3日,格力地产董事会审议通过议案,拟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品种为小公募)规模不超过16亿元,债券期限不超过5年(含5年),募集资金将用于偿还有息债务、补充流动资金及适用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用途。2020年3月17日,上交所信息显示,该项目已获得受理。

2020年4月3日,格力地产董事会再次审议通过两项融资计划,拟在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注册本金总额不超过15亿元(含15亿元)的定向债务融资工具,期限不超过3年(含3年),用于偿还有息债务、补充流动资金等;拟在北金所挂牌10亿元债权融资计划,用于满足公司业务发展资金需求及其他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及政策要求的企业生产经营活动。

2020年4月14日,格力地产拟继续使用闲置募集资金6.5亿元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使用期限自董事会审议批准之日起不超过12个月。

控股股东股权划转

在格力地产发起自救的同时,控股股东方亦传来股权划转的消息。

2020年4月3日,格力地产收到的文件显示,珠海市国资委拟将持有的珠海投资100%股份无偿划转至珠海免税,上述划转股权的权利义务一并转移,珠海免税间接取得格力地产41.11%控制权。

此前,格力地产董事长鲁君四已获委任担任珠海免税党委书记、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并不再担任珠海投资党委书记、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因国企改革和市管企业主要领导调整,珠海市国资委决定由珠海免税托管珠海投资。

记者注意到,2020年3月29日,格力地产“珠海免税MALL”网上商城正式上线,而早在今年2月份,“珠海免税MALL”小程序就作为珠海市政府指定的防疫物资销售平台,格力地产医疗子公司生产的“高格口罩”便通过此渠道进行销售;3月份,格力地产“菜篮子”农产品在“珠海免税MALL”销售平台上线,市民可预订来自洪湾中心渔港的海鲜。公开资料显示,洪湾中心渔港正是由格力地产负责运营。

据本报记者此前走访,珠海洪湾中心渔港处于正常运转当中,现场有不少船只停靠,设有保安亭,还有保安机动巡逻、清洁人员进行打扫工作。正在等候船检的渔民汤先生告诉记者,渔港的工作人员数量在100至200人之间;而据现场保安透露,半夜至凌晨时分,归来的船只纷纷在这里进行卸货,呈现一片繁忙景象。

由于划转股权的权利义务一并转移,且珠海投资的主要资产是上市公司格力地产,因此,珠海免税是否会参与珠海投资与4名参与格力地产2016年定增投资者之间的纠纷并提供解决方案?珠海免税投资发展部相关人员则表示不接受采访。记者尝试联系珠海投资方面,截至发稿,公司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密集,股东,融资,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