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剧综陷危机:延播、停录 还有导演打算兼职送餐

来源:迎瑞祥金融

1335

发布时间:2020-04-10 12:00:07

2020年日剧春季档曾被誉为“黄金档期”。由于东京奥运会原计划于7月底至8月初举行,不少电视台为避免夏季档的热度被大量分流,都将近半年的重推作品提前排播。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所有拍摄计划全盘打乱。有演艺圈从业者已经担心生活无以为继。

4月7日,日本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紧急状态措施涵盖东京都、大阪府、埼玉县、千叶县、神奈川县、兵库县和福冈县。从4月7日起,紧急状态将持续一个月至5月6日。而此举也许会对原本受疫情影响的日本演艺界“雪上加霜”。

早在3月,日本演艺界便已被疫情阴云笼罩。多部日剧或延播或停播,其中包括《半泽直树2》《BG~身边的警卫人2》《灰姑娘的药剂师》等春季档热门。大部分综艺暂停录制,电视台广告收入遭重创,演职人员面临失业危机。而随着日本艺人志村健因新冠肺炎去世,多位艺人陆续被确诊,演员们也人心惶惶,木村拓哉、堺雅人纷纷自掏腰包购买口罩等防疫用品。

《半泽直树2》

《灰姑娘的药剂师》

但日本演艺界也在焦虑中寻求着自救。不少电视台开始根据网友呼吁,评估以“重播老剧”代替新剧的可能性;综艺节目尝试通过“远程录制”保证后续播出。而各大电视剧片场也依旧忙碌,试图通过减少亲密接触戏、加强防疫等措施,在降低感染风险的基础上追赶进度。

环球同此凉热,2020年日本演艺界的春天,似乎和其他地区一样,会来的晚一些了。

——日剧——

春季档本应“神仙打架”,现多部热门剧延播

2020年日剧春季档曾被誉为“黄金档期”。由于东京奥运会原计划于7月底至8月初举行,不少电视台为避免夏季档的热度被大量分流,都将近半年的重推作品提前排播,其中包括《半泽直树2》、《BG~身边的警卫人2》(木村拓哉主演)、《灰姑娘药剂师》(石原里美主演)、《金装律师2》(织田裕二主演)等。

停拍或延播的重点剧集:

边拍边播导致“无库存”,为降低感染风险规避吻戏 边拍边播导致“无库存”,为降低感染风险规避吻戏

在延播的日剧中,时隔七年推出的续篇《半泽直树2》最受关注。“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对该剧拍摄日程造成影响,非常遗憾我们只能推迟开播日期。” 对于这部收视率预计可达30%的大热作品,TBS选择延播也确实迫于无法保证库存。

#日剧特色#

据悉,日剧和美剧相同,在制作模式上采用边拍边播,不仅编剧可以根据观众的反馈修改后续剧情,若收视不佳,平台也可及时“砍掉”止损。通常,日剧会在开播前一到两个月内开机,提前完成三到六集左右的戏份,剩下的则播后继续拍;有些日剧的大结局甚至是以直播形式放送的。这也导致日剧如美剧一般,一旦拍摄受阻,库存便立即处于紧缺状态。

“我们通常凌晨开始拍摄,深夜收工,所以在片场理所当然会出现因疲劳产生的免疫力下降,很容易感染病毒。”一位日本电视剧制作人员A在采访中表示,特别是《半泽直树2》是以办公室为舞台,演员、群演甚至摄像机都特别多,化妆师、造型师和演员们每天都无法避免要接触,某种意义上片场根本无法严格防控,“所以为了避免在拍摄现场发生聚集性感染,当然不可能继续拍摄了。”

此外,新冠病毒的流行导致不少剧组不得不重新评估室外拍摄的可能性。租用建筑物、给拍摄现场消毒,对剧组来说是巨大人力、物力的消耗;但放弃室外拍摄,又造成部分剧情无法顺利实现,“《半泽直树2》是观众期待了七年的续篇,不管是作为粉丝还是制作者,都希望能够通过延期播出,以尽量避免故事因无法拍摄而减少。”A坦言。

《半泽直树2》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半泽直树2》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但仍有不少日剧正在拍摄当中。朝日电视台剧集《魔进战队煌辉者》中饰演主人公热田充瑠的17岁演员小宫璃央被确诊新冠肺炎,剧组不得不停工隔离后,不少日本网友便开始呼吁日本演艺行业应当在特殊时期集体停工。4月8日,由山田孝之主演的Netflix原创日剧《全裸监督2》由于剧组人员出现新冠确诊,拍摄工作也紧急喊停。该剧原定将在TBS摄影棚进行室内拍摄。

《全裸监督2》

应对:为了降低感染风险,一些剧组决定通过减少吻戏和亲热戏,避免演员之间的近距离接触。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大多是通过“亲密接触”感染的,如果两人上演拥抱、接吻、纠缠等场景,感染风险就会上升。某电视剧制片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以往在日本电视剧、电影中,吻戏几乎是必需的,有时还需要一些纠缠不清的亲热场面,“但由于一连串疫情,这类戏现在已经被禁止拍摄了。”目前,安齐歌恋、三浦翔平主演的《M 为了心爱的人》,中岛健人、平野紫耀主演的《未满警察》,以及《我的家政夫渚先生》等原本有吻戏和亲密戏的作品,拍摄都受到了影响。

——日综——

部分综艺制作公司或倒闭,年轻导演考虑兼职送餐

应对:3月起,日本各电视台陆续开始宣布采用无观众录制,或停止大多数综艺节目的录制,以避免聚集性感染。

3月30日,东京电视台决定停止所有节目的录制,仅保留保证节目播出的相关人员,其他员工在家办公。东京电视台社长小孙茂3月26日在记者会上表示, 3月27日起,东京电视台仅有两成多的职员到公司上班,剩余的近八成员工只需在家完成正常的播出工作。之后还将慢慢调整为仅有一成员工到公司上班。

TBS宣布从4月4日到4月19日,所有综艺和电视剧收录暂停。NTV从4月6日起暂停日剧及综艺的棚拍及外景拍摄两周。4月7日,NHK也宣布暂停七个都府县的广播公司的节目收录和现场演出,其中不包括新闻等紧急性高的节目。外出的外景拍摄、转播、收录的必要性也在慎重讨论是否保留。

朝日电视台原制片人镇目博道对目前电视领域的前景表示悲观。他坦言,由于要保持1.8米以上的社交距离,且避免聚集,因此除了新闻节目以外,无论是走明星路线的娱乐节目,还是素人路线的外拍节目几乎全部停摆。在此情况下,广播电视公司和节目制作公司将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

广播电视公司:今年原计划在奥运期间制作大量的特别节目,包括事前录制。但奥运会延期,广播公司不得不紧急招募新节目,因此录制的取消对其无疑是雪上加霜。此外,原本与奥运会相关的广告也全部被取消,加之目前日本经济不景气,广告根本卖不出去,又无法制作畅销节目,电视台的经营恶化是不可避免的。

制作公司:境况更为严重。电视台一旦录制完毕的“库存”全部用完,还有可能用精编或重播的节目填补空缺,但制作公司就几乎没有一分钱收入。以中小企业为中心,制作量的减少会使其资金状况迅速恶化,其中也可能会出现不少倒闭的情况。

现场工作的自由职业者:更是面临“走投无路”。据悉,日本综艺录制会聘用大量自由职业的助理导演、导演、广播作家等,节目停止收录,令此类工作人员收入将大幅跳水。

某知名节目导演(40岁)无奈说到,此次电视台停止外景拍摄,他至少五个正在录制的节目都取消了。目前的收入只能维持两个月的生计,若持续下去的话,6、7月预计将减少300万日元(约19万人民币)的收入。“每个月可能只有15万日元(9000元人民币)收入,妻子每天都因快没钱了非常的焦虑。”另一位负责深夜节目的助理导演(20岁)则表示,录制取消导致所需工作人员数量被实质性地减少,为了赚钱他不得不考虑兼职外卖送餐。

“综艺咖”面临失业,大牌艺人片场自掏腰包防疫

因新冠肺炎造成多部剧停工,日本演艺界生存现状不容乐观。随着“喜剧大师”志村健因新冠肺炎去世,搞笑三人组“森三中”成员黑泽加夫子继而被确诊,演艺圈一片哗然。

但据该机构对小额贷款企业主的调查,82%的企业主表示“不想借”,理由是“不知道他们今后的工作能不能顺利进行,还款前景不明朗”。

疫情对大牌艺人的影响也是如此。随着节目全面停止录制,坂上忍、内村光良、有吉弘行、所乔治等所谓“综艺咖”已开始处于“失业”状态。

坂上忍 图片来自网络 坂上忍 图片来自网络 内村光良(中)图片来自网络 内村光良(中)图片来自网络

揭秘:据悉除了工资制艺人之外,日本大部分艺人都是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越红的艺人片酬越高。受疫情影响,电视台的长期赞助商目前正在加速离开,制作费用也必须控制。这样一来,相比制作新节目,电视台宁可重播老节目,或者放弃高酬劳的明星,选择一次录制报酬在3万-10万日元(2000-6500元人民币)左右的年轻艺人来应急。

此外,音乐节目受阻也导致偶像艺人或团体不得不减少曝光。“《THE MUSIC DAY》(日本电视台)和《音乐之日》(TBS),甚至是除夕夜的《红白歌会》(NHK),也开始传出将中止的说法。如果是偶像艺人的话,这种大型音乐节目是以前最好的宣传机会。”某唱片公司相关人员透露。

《红白歌会》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红白歌会》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而即便是剧组尚未停工的影视艺人也每天都在焦虑中度过。据悉,木村拓哉在拍摄《BG~身边的警卫人2》时随身携带专用加湿器和空气净化器。

木村拓哉《BG~身边的警卫人2》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木村拓哉《BG~身边的警卫人2》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堺雅人在拍摄《半泽直树2》喊卡后立刻戴上三层口罩;得知工作人员没有准备口罩,他还自掏腰包提供了1000只。而织田裕二在拍摄《金装律师2》时特地自己安排了露营车,也是自掏腰包。

堺雅人《半泽直树2》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堺雅人《半泽直树2》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日本演员的场浩司6日在社交平台无奈表示,目前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开始面临失业危险。他在6月的拍摄已经确认延期了,据说最早也要7月末再开工;综艺节目的录制、商演等一系列工作日程也几乎全部中止。的场浩司还透露,日本本地已经有制作公司被迫停业,“这是日本娱乐界的危机。”

——播放平台——

日本观众提议老剧重播,综艺计划“远程录制”

春季档新剧惨淡经营,电视台不得不用老剧填补档期。TBS宣布《半泽直树2》等三部新剧延播的同时,也表示该时段将调整为播放《下町火箭》特别总集篇和《产科医鸿鸟》杰作选集两部老剧。据悉,《下町火箭》由阿部宽主演,于2015年播出,曾获得多项日剧学院奖。《产科医鸿鸟》则是由绫野刚主演,于2015年播出,曾在当年获得平均11.41%的收视率。

《产科医鸿鸟》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产科医鸿鸟》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日本电视台而言,重播老剧只是弥补新剧开天窗的无奈之举,但意料之外竟获得了观众的喜爱。据日媒报道称,4月5日在TBS播出的《下町火箭特别总集篇·第1夜》,家庭平均收视率关东地区为9%,关西地区为8%,表现甚至优于一些新剧。

有网友评论称,希望各电视台可以趁此机会让观众点播,也可以盘点一些过去自己电视台的老剧。该评论获得了几千名网友点赞。更有不少网友已经开始认真点播老剧,“如果可以的话,富士电视台可以重播《古畑任三郎》三部曲的杰作选吗?如果是医疗题材的话,我也很喜欢《医龙》。”

而在综艺方面,由于不少电视台中断外景拍摄和摄影棚收录,一些节目开始寻求无观众录制和“远程演出”等对策。

应对:例如东京电视台《跟你去你家可以吗?》原是一档纯外拍节目,节目组会在深夜电车都停运的时候,在车站随机找路人,问是否可以去路人家看看。但随着东京的感染人数大幅增加,夜间出行的人也越来越少,节目组不得不公开“拍摄指南”,写明拍摄的基本模式,例如要环视整个房间,有意思的地方要靠近拍摄,边和自己的家人聊天边拍出最真实的样子等等,用素人自行录制代替节目组录制。“为了保证播出必须进行新的挑战。我们希望让大家享受在家录节目的乐趣。”该节目制作人高桥弘树表示。

《跟你去你家可以吗?》。图片来自网络 《跟你去你家可以吗?》。图片来自网络

曾于4月2日参加TBS现场录制的新闻编辑中川淳一郎表示,如今电视台里每个人似乎都抱着“不想被聚集感染”的意识在工作。过去现场直播时场外都云集了大量粉丝,但那天几乎一个人都没有。而电视台事先会给工作人员写明注意事项,例如“进入台内要酒精消毒”、“进入摄影棚前,全员要检查体温”等。录制中,工作人员也必须全部戴着口罩;录制开始后,除了工作人员和演出者会保持很远的距离之外,其他演出者也采用了远程“云录制”。

除此之外,不少艺人事务所也因疫情催生出“线上云娱乐”方式。例如3月17日,杰尼斯事务所宣布暂停了所有演出,并从3月28日起在视频网站上向粉丝们公开旗下艺人的视频影像。LDH事务所也曾在3月宣布,将限时免费公开旗下EXILE、三代目J Soul Brothers、E-girls等多名艺人的演唱会影像资料,以缓解大家的负面情绪。爱贝克斯也公开了旗下滨崎步、TRF、幸田来未等艺人的演唱会影像。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娱乐性的综艺节目备受冲击,但一些新闻节目却由于受到疫情影响收视率逐渐攀升。据悉2月NHK电视台播出的“面向全国的中小学停课要求出台”相关新闻内容(2月17日-23日)的平均家庭节目收视率为12.4%。而同时段的新闻节目在一个月后的3月23日-29日收视率再次上升至17.9。

日本,兼职,导演,送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