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估特斯拉|股价疯涨引争议不断,有车企供应商亏本也愿合作

来源:迎瑞祥金融

92

发布时间:2020-02-07 21:00:03

当地时间2月6日,在纳斯达克市场交易的特斯拉股价在上一交易日转跌后又恢复增长态势,盘中股价一度上涨近8%,最终收于748.96美元/股,涨1.94%,市值1350亿美元。
从市值上看,特斯拉仍然相当于大众集团和通用汽车的总和,仅次于丰田的2007亿美元。
2020年年初至今,特斯拉的股价大涨超七成。自去年6月初以来,其股价上涨更是超300%。

特斯拉的市值相当于大众集团和通用汽车的总和。

特斯拉股价疯涨引来诸多争议,类似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认为其价值被高估者众,直言目前暂时看不懂高估值背后的逻辑;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之类的忠实拥趸者众,力挺特斯拉,称完全不相信什么传统企业发展电动和智能化后特斯拉就没戏了。
尽管有争议,但从电池到电子产品再到自动驾驶等领域的车企供应商均透露,哪怕亏本都想跟特斯拉合作,成为其供应商。
股价疯涨背后:去年四季度业绩表现不俗,未来发展空间大
近日特斯拉股价疯涨始于1月29日其2019年四季度财报发布后。
当日,特斯拉盘后股价上涨11.62%,创下历史新高并首次突破600美元大关,达到648.50美元。之后几天的股价分别上涨10.3%、1.5%、19.9%以及13.7%,2月4日盘中股价更是再创下968.99美元的历史新高。
据特斯拉2019年四季度财报,公司当季营收为73.8亿美元,同比(较上年同期)增长2%;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05亿美元,自由现金流为10.1亿美元,均高于华尔街对特斯拉的预期;2019年全年,特斯拉营收245.78亿美元,相较上年同期的214.6美元增收超40亿美元;全年净亏损收窄,为8.62亿美元,上年同期为9.76亿美元。销量方面,特斯拉全年共交付36.75万辆,同比增长50%。
此外,特斯拉的成本效率显著提高。特斯拉业绩回顾显示,去年第四季度与前一季度相比,尽管每辆车的收入仅增长了3%,但每辆车的营业收入增长了约19%。
路透社则指出,特斯拉股价今年以来表现出色,得益于该公司与松下合资的电池业务首次实现季度盈利。
富途证券综合各方观点来看,特斯拉股价大涨基于两个原因。首先,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推进加速。特斯拉与宁德时代合作,预示产业发展将大大提速,成本大幅下降、刺激需求不断增长,而目前全球纯电新能源车市占率只有2%-3%左右。
荷兰全球资产管理公司(Aegon Asset Management)前首席执行官加里 · 布莱克(Gary Black)也认为:随着美国电动汽车市场份额从约3%增长到25% ,特斯拉的市场份额从2%增长到10% ,特斯拉的利润可能从华尔街预测的今年的14亿美元增长到2024年的150亿美元。在这150亿美元的收益基础上,假设市盈率为25倍,那么特斯拉的市值将达到3600亿美元,即每股约2000美元。
随着世界各国对碳排放量的要求,加码发展纯电动车已成为车企共识。也因此英国政府计划在2035年前终止新的汽油、柴油车及混合动力车的销售,比原定的计划提早了5年。
罗兰贝格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方寅亮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燃油车势必会淘汰、纯电动车成为主流的大背景下,作为电动车领域的先行者,特斯拉的未来有着极大的想象和发展空间。目前,特斯拉也从销量、现金流、盈利能力三方面自证公司未来有着可持续的发展能力。
去年曾陷经营不善即将破产传闻
特斯拉股价最近的上涨似乎显示着,市场已经忘记去年特斯拉还频频陷入经营不善即将破产的传闻中。
2019年4月25日,特斯拉发布一季度财报,公司当季营收45.4亿美元,较上季度的72.3亿美元营收明显下滑,净亏损也达7.02亿美元。
此外,一季度车辆交付也较四季度下降31%。在营收、交付不利等诸多坏消息影响下,特斯拉的股价从4月25日的247.6美元一路跌至6月3日的178.97美元,较年初股价347美元下跌近一倍。2019年5月,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曾称,或将特斯拉的股价预期从97美元下调至10美元。
此后,特斯拉公布融资计划以及中国市场计划,并连续3次降低Model S和Model X的售价以刺激销量。在特斯拉的多方努力下,其股价逐渐开始回升至260美元左右。
2019年7月25日,特斯拉二季度财报发布,营收虽较一季度明显增长但仍低于市场预期,公司股价收盘时大跌13.61%至228.82美元,最高跌幅达14.73%,创下2010年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此后到10月24日前,特斯拉股价就一直在230美元左右徘徊。
特斯拉股价真正开始持续上涨是在其三季度财报发布后。2019年10月24日,特斯拉三季度财报发布,归属股东净利润1.43亿美元,成功扭亏为盈,汽车业务毛利率也重新恢复增长。此外,特斯拉当时还表示位于上海的超级工厂即将投产,2021年欧洲超级工厂的厂址也已开始。受上述利好消息影响,特斯拉股价当日大涨17.67%至300美元。
此后特斯拉利好消息不断。2019年11月,特斯拉电动皮卡Cybertruck发布,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宣布已有超20万人付定金,股价随之上涨336美元;2020年1月7日,上海超级工厂正式对外交付,当日美股收盘时股价上涨1.93%,报收于451.54美元。
股价是否被高估?
特斯拉股价未来是否仍会持续飙升,其价值是否被高估?
目前,市场对于特斯拉的前景已经出现巨大分歧,冷静者称看不懂,看多者狂热追捧。
2月4日何小鹏评价称,自己也看不懂,没有看到特斯拉当前如此高估值的逻辑。何小鹏认为智能汽车领域会出现多家公司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公司,特斯拉和有志于造车的苹果都是有力竞争者,但汽车和手机差异巨大,很难形成巨大的赢者通吃(的局面)和(实现)超高毛利,“因此我暂时没有看到当前特斯拉的高估值逻辑,除非是长线持有者。”
通用汽车首席财务官Dhivya Suryadevara在财报会议上回答对特斯拉高股价看法问题时说:“我们相信,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投资机会。从股价的角度来看,我们非常看好电动汽车的未来。”
一家咨询公司的高级合伙人张一(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特斯拉目前的股价高的有点离谱,可能存在一定的炒作成分。张一认为,特斯拉在软件定义汽车方面确实走在整个行业前列,但是目前还没看到其展现出足够的盈利能力,这个优势可能在未来五六年才能发挥出来,现在市值是否值那么多很难说。
另有许多看跌的特斯拉分析师认为,宝马、奔驰等其他传统汽车制造商一旦开始增加电动汽车的产量,就会对特斯拉构成生存威胁。
2月5日,李想在“雪球”APP上发帖力挺特斯拉,称完全不相信什么传统企业发展电动和智能化后特斯拉就没戏了,“奥迪e-tron、捷豹i-Pace、奔驰EQC这些传说中的特斯拉杀手,连国内的新造车企业都打不赢,这三个哪个是ES6(蔚来汽车)的对手?就更别说已经掌握了OS和AI芯片的特斯拉了。”
方寅亮也持类似意见,他并不认为短期内传统厂商加码电动化会威胁到特斯拉生存。方寅亮分析称,传统汽车厂商在推新能源汽车时还要考虑避免跟其旗下非新能源汽车竞争,此外传统汽车厂商还要平衡跟经销商之间的关系以及改变汽车后市场的服务。而特斯拉则没有这样的挑战,还另有品牌效应、独特服务体系等优点。“特斯拉在中国的量还很少,未来中短期市场销售量上扬还是有保证,传统大厂的产品出来后短期内对特斯拉不会有很大的制约。”
尽管认为特斯拉股价存在炒作成分,但张一却认为特斯拉长期来看仍有优势。他认为,宝马、奔驰电动车产品推出,短期内特斯拉的优势确实会受影响,但传统车厂发展纯电产品需要时间,而这段时间里,特斯拉的软件方面的优势又能显示出来。“影响的大小还要看传统车厂的发展速度,长期看特斯拉生存还有机会。”
汽车分析师张翔认为,特斯拉当前的高股价是其作为行业领导者价值的显现。张翔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特斯拉在汽车、太阳能和电池业务领域广泛布局,带领了行业的能源变革,基本引领了行业未来的发展。而对于传统车厂对特斯拉的影响,张翔则认为,传统车厂不会让特斯拉一家独大,肯定会努力挤压特斯拉的市场份额。“但是特斯拉除了纯电汽车,还有自动驾驶技术等诸多优势。未来3-5年,车企前十排名中不出意外还有特斯拉。”
也有认为特斯拉股价危险、存在泡沫者,因为其高股价的背后做空者也有贡献,毕竟曾经承诺永远不会做空特斯拉的知名做空机构香椽也开始做空。
Bespoke Investment Group称,特斯拉股价的大涨幅可与股票市场历史上的一些最大泡沫相媲美,其中包括科技互联网泡沫和金融危机爆发前与住房相关的股票。
供应商亏本仍愿合作,车企无惧竞争
特斯拉在美股的持续上扬,带动了中国产业链相关个股股价的攀升。
2月5日,特斯拉概念股继续保持上涨态势,Wind特斯拉指数当天上涨5.12%,个股也掀起涨停潮,奥特佳(002239)、常铝股份(002160)、秀强股份(300160)、宁波华翔(002048)、威唐工业(300707)、模塑科技(000700)、宁德时代(300750)等11只股票涨停。
2月6日,在特斯拉股价大跌后,特斯拉概念股仍保持继续上涨,Wind特斯拉指数当天上涨3.36%,奥特佳、德联集团(002666)、均胜电子(600699)等6只股票涨停。
随着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建成并投产,多家券商都发布研报称配套的供应商将深度受益。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特斯拉的国产化将推进国内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走向成熟。
特斯拉官方1月时曾宣布,目前特斯拉上海工厂的零部件本地化率为30%左右,计划到明年7月提升至70%-80%,年底将实现全部零部件的国产化。
这在很多车企供应商的眼里是个巨大的机会,几家产业链的公司相关负责人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希望趁特斯拉国产的机会入局。
一家电子行业的供应商负责人称,为了进入特斯拉供应链,公司在上海超级工厂建立时就组建了特斯拉项目团队,并称这是行业内的普遍现象。
另一家自动驾驶行业的供应商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想跟特斯拉合作确实是行业普遍现象。“很多企业哪怕亏钱都要进,这是一个门槛,你只有进去了才知道最牛的电动汽车在做什么。如果真的跟特斯拉合作,双方技术团队会好好交流,供应商的团队能学到不少东西。”
一家动力电池企业的负责人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跟特斯拉合作更多的是一种业内地位的显现,能够彰显出技术等实力。“其实跟特斯拉合作就没想过赚钱,但是一旦合作,行业地位就有了,其他合作也好谈。”
车企方面,有车企负责人则表示无惧特斯拉国产化的竞争。
北汽新能源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马仿列曾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惧怕跟特斯拉竞争,相信北汽新能源有能力去应对竞争。他还表示中国此前新能源汽车相关产业链的不成熟,给国内企业带来很大的成长瓶颈。通过特斯拉的竞争才能把整个新能源企业技术进步快速地提升,才能把整个产业做大做好。
上汽乘用车副总经理俞经民也曾公开表示,尽管特斯拉进入中国市场会给企业带来压力,但我们欢迎优秀的企业,把全世界好的东西都带到中国来。“特斯拉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好好学习,从130多年的世界汽车历史来看,汽车行业有‘鲶鱼效应’,需要刺激一些企业活跃起来投入到市场中积极参与竞争,激活市场。”

特斯拉,股价,引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