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KTV巨头K歌之王全体裁员 王思聪曾一晚豪掷250万

来源:迎瑞祥金融

180

发布时间:2020-02-10 12:00:05

全体裁员!王思聪一晚豪掷250万的北京KTV巨头,宣告危机!全国“禁足”当下,力挺中小企业政策陆续出台

继西贝董事长疾呼现金告急之后,大量企业面临的危机开始摆在台面之上。与餐饮业的转型、自救、引资相比,娱乐行业显得更加束手无策。

近日,一份北京K歌之王《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广为流传,并迅速登榜微博热搜。内部信显示,疫情影响下持续闭店的状态让公司现有的财务承受巨大压力,经管理层研究决定,将于2020年2月9日与全体员工200多人解除劳动合同。

作为工体北路上最耀眼的的一家夜店,北京K歌之王此前曾因王思聪的“一掷千金”久负盛名,不少夜店咖冲着K歌之王的优质环境和偶遇明星络绎不绝。如今,K歌之王也“撑不住了”。

除了KTV外,电影、逛街等一众线下消费娱乐行业受到的冲击均相当明显,更有多家老板公开“哭穷”。在各级监管部门政策齐发之下,中小企业能否平安度过今年的“倒春寒”?

北京KTV巨头解约全部员工

陈奕迅的这一首经典之作,字字句句都像是给如今北京K歌之王的窘境下的注脚。

2月8日,中新社“国是直通车”官微发布消息,北京K歌之王宣布将于2月9日,也就是北京市准备正式上班的前一天,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这一消息迅速走红,并成为微博热门。

在内部信中,公司自承当前的危机:由于国家政策而造成K王持续的闭店状态,让公司现有的财务承受巨大的压力。对于这个问题,律师建议公司可以优先进入破产程序,因为这样可以让公司损失降到最低。

在解决方案上,内部信显示,经公司管理层研究后决定,将于2020年2月9日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并提出三点安排:

1. 本月底前发放2020年1月工资的50%,待复工后2个月内补足剩余工资的50%;

2. 2020年1月的员工社保已缴纳,在解除劳动合同后会及时转出;

3. 如以上方案有超30%人不通过,公司将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另外,北京K歌之王还提出,在疫情度过、一线城市大面积复工潮的情况下,将优先安排老员工入职,并对支持公司的老员工予以一定的补偿与奖励,以避免发生找不到工作的尴尬处境。对于以上方案在2月8日24点后未答复者,将理解为默认同意。

对此,微博上网友留言唏嘘一片,对K歌之王的境遇表示同情。不过,也有网友留言称,企业此时选择解约并预计破产,是对员工不负责任的表现。

1月29日,北京市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责任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预防控制工作的通知》,要求宾馆、饭店、文化娱乐场所、商场超市、公共交通场站等人员密集场所增加清洁与消毒频次,科学合理控制人流规模和密度。

实际上,在春节期间,北京除庙会等大型活动取消外,各大电影院、KTV、游戏厅、网吧等人员密集的娱乐场所多未开放。

曾经星光云集

K歌之王这家位于工体北路上的著名KTV,对朝阳群众乃至全北京的夜店爱好者而言都是耳熟能详。

官网信息显示,K歌之王的KTV娱乐品牌运营主体为上海中贯汇都餐饮娱乐有限公司,首家K歌之王KTV旗舰店于2013年6月登陆上海,开创至今全国共有4家分店,“是魔都娱乐行业的极品明珠、领导潮流”。并宣称,公司股东由英港台澳专业人士组成,包括香港知名艺人,并且亲自参与K歌之王整体内部装饰设计和VIP包房的装饰细节设计。

据《新民周刊》2014年发表文章《“K歌之王”:超级娱乐王》显示,K歌之王的股东之一是被称为“上海滩娱乐教父”的杨伟鸿,在香港娱乐圈拥有广泛的人脉。据上海K歌之王静安店开业通稿,开业当日陈冠希前往剪彩,向华强及夫人、陈小春等隔空祝福,董事Tony Yang致辞。

而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中贯汇都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0万元,公司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均为赵一萍。从股东信息来看,赵一萍、丁骏、许可三名自然人分别出资180万元、16万元、4万元。其中,丁骏的个人简介为:VG娱乐创始人、VG电竞俱乐部创始人,连续创业者。

而从丁骏“富二代”、“电竞创始人”等标签上,自然不难联想到近期麻烦缠身的王思聪王校长身上。回溯来看,早在2016年3月,微博博主“关爱八卦成长协会”晒出王思聪在北京K歌之王消费一晚的6张单据,共计消费250万,迅速成为微博热搜,这也成为王校长“夜店咖”、“一掷千金”等标签的佐证。

即使在抛去明星光环之下,K歌之王在工体北路这条夜店云集的街上,也的确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销金所。

大众点评信息显示,K歌之王目前仍高居北京娱乐会所热门榜首位,在评价榜、热门榜、环境榜三个维度分别排名全城第2位、第1位和第1位,人均消费超过2000元。直至1月30日,仍有消费者晒出消费点评。

消费娱乐行业冲击明显

时过境迁,即便是曾经星光熠熠大咖云集,北京K歌之王如今的惨淡情况也不难想象。作为首都,北京面对疫情的防控措施不断升级,这令一众声色娱乐场所“压力山大”。

无论是东三环昂贵的场租,还是员工们高昂的薪水,都是KTV行业需面临的重要成本。即便开业复工、公共场所解禁,在抗疫尚未出现拐点的情况下,又有多少人愿意冒着风险出门集聚娱乐?

除KTV外,电影、逛街等一众线下消费娱乐行业受到的冲击均相当明显,包括近年来爆火的轰趴体验馆、网红星空展、失恋展、密室逃脱等新型娱乐场所在内,都面临着一段时期的低收入甚至“零收入”局面。

恒大研究院发布《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报告指出,在对中观的影响上,餐饮、旅游、电影等行业冲击最大。电影行业春节档近乎颗粒无收,不少大型院线均选择暂停营业。餐饮行业损失惨重,春节各类聚餐和婚宴等几乎全部取消,大量餐厅饭馆停止营业。旅游行业黄金周不再,各主要景点关闭,大型文娱活动取消。并且,旅游、交运、餐饮住宿、娱乐等服务性产业受疫情冲击更为持久,恢复也相对较慢。

危中有机的是,在“禁足”期间大量转向线上的娱乐消费需求并不会就此被替代,在解禁后,线下娱乐或许会迎来新一轮高峰。

在西贝董事长贾国龙公开“哭穷”之时,中小企业的困境越来越多地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2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强调金融机构要为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地区、行业和企业提供差异化优惠的金融服务。

此后,各地轮番出台政策措施,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例如,2月2日,苏州即出台十项政策措施,成为首个出台中小企业支持政策的地方政府。上海、北京、青岛等地也相继出台支持性措施,提出减租减税、延缓社保缴费等措施,支持中小企业“活下去”。

2月4日,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局长徐熙表示,“我们正在研究解决中小企业疫情期间困难的措施,对解决企业困难将起到重要作用。后续将帮助解决中小企业困难当做重要的工作,去关注好、解决好。”

2月5日,北京即发布《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促进中小微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提出停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减免中小微企业房租、进一步增加信贷投放、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等16条举措,切实减轻疫情对中小微企业生产经营影响,帮助企业共渡难关和稳定发展。

在全国战疫工作进入攻坚克难阶段,全民抗疫仍是日常生活的主旋律。在各级监管部门政策齐发之下,中小企业能否平安度过今年的“倒春寒”?

之王,北京,巨头,KTV,...